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8的文章

2008《茉莉人生》動畫短評

《茉莉人生》動畫短評
AMOS/文

    這部由《我在伊朗長大》繪本改編成的自傳式動畫電影,電影以旁白講述過去,由一個伊朗小女孩的觀點,帶出伊朗歷史的脈絡,從王權專制到共產革命,從戰爭到逃亡。片中叔叔在瑪姬睡前講的一段故事,在西方的世界裡,是小女孩在睡前一段美麗的童話故事,對於一個中東的小女孩來講,卻是一段關於國家政治戰爭的血淚史,似乎默默暗示了成長環境的一種歷史包袱或是依存關係。
片中的敘事觀點也從天真的小女孩到離鄉、結婚、離婚、還鄉,一路跟著角色的成長改變,從一開始李小龍那段的風趣,到舞台劇講述伊朗政治戰爭的嚴肅,再到出國漂泊異鄉的孤單,最後離開機場的悲傷,帶出了一個女性在成長過程中,內心所背負歷史包袱、社會使命、國家認同、性別歧視等。
劇中自己最有感覺的兩個橋段,一段是祖母跟瑪姬講不能忘根,另一段則是瑪姬的叔叔在監獄裡送瑪姬天鵝,兩個角色都是瑪姬的人生啟蒙導師。
本片大部分都是以黑白的形式呈現代表著回憶,只有少部分彩色代表著現實的當下,背景風格有如潑墨的筆觸,角色人物線條以簡單表現,利用大量的2D形變轉場,也常以舞台劇的形式敘事表現劇情。

《千年女優》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

《千年女優》 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文/AMOS
藤原千代子,一個為愛堅信的女演員,一生藉由在戲劇中的角色扮演,同時嘗試找尋真實人生中自我認同的奇女子。本片採用倒敘的手法,從一個影痴立花源也帶著攝影師去探訪開始,千代子翻開相本準備帶觀眾進入回憶隧道時,一句輕描淡寫的旁白:「我在關東大地震中出生,我和我的父親如同交棒一樣,在我來到這世界時他已經離開…」,這句話沒有太多加強語氣也沒有前後停頓,卻是導演在整部影片中埋的最深的一個伏筆,也是全片的關鍵。
一個對父親沒有印象的女子,在建構父親形象與未來異性上少了一個基點,後來在與擦身而過的革命青年互相認識且互有好感,千代子保管了青年的鑰匙、以手指相勾約定、發現青年為她作的畫,是象徵著千代子浪漫愛情的符號印記,並埋下了思念與追尋的種子。千代子內心也似乎夾雜了三種情愫,一是對父親形象的模糊與思念,二是對這位帶有神秘感且有才華的異性的曖昧情愫,三是二人相遇的年齡正值千代子的學生時期,情竇初開,這三種因素混雜在一起,導致了這段追尋的合理性,也使千代子窮其一生捨命追尋親情、愛情及自我。
看完之後心情十分的激動且澎湃且,回憶起童真時的愛情之所以令人著迷,或許就如同導演不讓我們看清楚鑰匙男的面容一樣,就因為越不清楚、越不明確的愛戀情愫,越容易引人跌入泥淖與深淵且不自知。影片中關鍵且精心設計絮語:「我一定要找到他!」、「不!我們約好了!」、「它能開啟最重要的東西」、「什麼是最重要的東西呢?」、「不!不要消失!不要再離開我!」,這些傳達出了戀愛中的戀人心情寫照,片尾最後的這句話:「或許我喜歡的,是不斷在愛情過程中追尋的自己!」是整片最重要也最關鍵的話,原來千代子追尋的愛情、自苦的愛情,都是影子。而時常出現在千代子眼底的老婆婆,其實就是千代子的心底原形,而青年只是理想的化身。
本片使用仿記錄片式的拍攝手法,並又保有動畫的特性,隨著回憶的口述任意變換畫面穿梭時空,現身於所述及的年代、情境,是本片的一大特色,有時喜趣有時又沈重,演遍了日本歷史上,自戰國時代、幕府時代、大正時代、昭和時期、所有大時代的故事,並也涵蓋了日本電影所有的類型,包括古裝時代劇、戰爭諜報劇、戰後時代劇和科幻劇等不同劇種,日本千年的歷史片段就在這些真實與幻像交織中呼嘯而過,與千代子真實人生中的際遇巧妙的相互結合、既虛又實,塑造出一個氣勢雄偉、燦爛輝煌如史詩般的傳奇故事,是一部魔幻寫…

《Pleasures of War》揮灑的鮮血,破碎的人性

AMOS/文 痛苦、恐懼、血腥、暴戾、性愛、死亡,一部極具視覺震撼且發人省思的動畫作品… 內容描述在戰爭的暴戾慘暴之下,軍事侵略強權統治,戰亂中更突顯人性的晦暗面,性、暴力、肉體表達出人性最根本的慾念,人民貧困、痛苦、吶喊、恐懼,統治者視人命如草芥,隨意殘害百姓揮灑人民鮮血,侵略者集權統治,人民渴望自由解放,軍權與人權相互對立排斥,人民成了戰爭下的犧牲品。 戰爭是男人的產物,男女間的肉慾與性愛,陰陽的對立與融合,生命誕生與戰爭死亡,片尾以女性終止男人霸權,充分表達出那個時代裡女性意識抬頭的渴望。 整片大都以黑白灰畫面呈現,似乎象徵著戰爭的殘酷與現實,偶而出現的色彩表現出戰亂時代下人民渴望的出口,充分運用2D形變的特性,將線條極度變形抽象化,形成身體或臉孔扭曲、走樣,表現出戰亂時期的驚恐與憤怒,畫面以拼貼、破碎、解構、分離、重組的手法,更具視覺上的衝擊震撼,展現了戰亂中支離破碎的景象,將真實紀錄的影片融合在一起,更具歷史省思。 延伸閱讀:http://tw.myblog.yahoo.com/jw!uSkCd0WLBhjwIG5lo4Kf/article?mid=2403&prev=2417&next=2393&l=a&fid=1

老北京之行

文/Amos
    上回的出國老北京之行,雖然這是我第一次出國,是去參獎頒獎典禮而不是觀光性質,但是也多呆了兩天搭地鐵到處去走走逛逛,看到的盡是為了奧運而蓋的建設或活動,大飯店、地鐵等現代化的各種建設,充斥在這個曾經是中國歷史的古都裡。在於他們人民的接觸過程中,發現大陸的人民素養似乎還未提升,由內而外還未跟上城市的進步,從一些生活上的小細節可以感覺的到。



    這趟旅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坐三輪車逛胡同,車伕老伯改變了我們對北京人的印象,我們一路從瞭馬英九當選、兩岸關係、三通,到介紹了胡同的歷史典故,還到鄧小平、毛澤東的故居,他都一一的向我們解說,上了我們中國皇宮史一課,老伯的熱情坦率、北方人的性格,讓我們感覺比起那空蕩蕩的故宮好玩多了,這過程應該就是所謂的體驗的奧妙吧,離開前我們還跟老伯拍了張合照,這會變成我們對北京的一種記憶,不只有北京在辦奧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