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6的文章

《輝夜姬物語》高畑勳訪談 :宮崎駿是輕盈的風,而我是隨風飄揚的沙

《輝夜姬物語》高畑勳訪談 :宮崎駿是輕盈的風,而我是隨風飄揚的沙

宮崎駿曾經這樣評價他的老搭檔高畑勳“又懶又慢—就好像上新世時代在陸地平原上爬行的巨大緩慢動物的後裔”。對此,高畑勳回應道“宮崎駿對很多事情都負責到底,正是因為他的嚴格作風,我才可以在某些不為人知的地方發揮我巨大緩慢的才能”。

誠然,隨著宮崎駿的隱退,這個躲在宮崎駿身後的“天下第二”也漸漸淡出了我們的視角。好在,近日在BFI(英國電影學院)的官方網站上,披露了對於高田勳的訪談細節,裏麵既有他對動畫生涯的回顧和展望,又有他對宮崎駿的感激之情。



記者:是什麼激勵你進入動畫行業?你愛動畫電影的什麼?動畫電影未來將何去何從?

高畑勳: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就是1944年當時我還隻是八歲的時候,我看了政岡憲三(日本動畫電影元祖)導演的《蜘蛛與鬱金香》。這部電影給我強烈的震撼,打動了我有效的心靈,我一下子就陷阱了電影中的世界。到今天我仍然認為它是了不起的傑作。



我熱愛手繪風格的動畫電影,手繪動畫可以激發人們的想象力,喚起他們久違的記憶。我承認3D動畫方麵也有不少傑出的作品,但是我個人還是更偏向於手繪動畫的表達方式。

手繪動畫在二十世紀展示出了多種多樣美麗的可能性,然而隨著3D動畫的衝擊,手繪動畫失去了它的指路牌,不知道該去往何處。但這並不意味著手繪動畫的末日,不是嗎?同樣的,我也不知道動畫電影該何去何從。我堅信未來動畫電影會湧現出有許多風格各異的有趣作品。



記者:您本人的吉卜力作品和宮崎駿的看起來有很大差別,雖然二者之間存在著辯證關係。假設您沒有遇上宮崎駿,您的職業生涯會有什麼不同?

高畑勳:我碰見宮崎駿的時候他還是個新來的,然而他身上所表現出的巨大才華和潛力讓我讚歎不已。我提名讓他參加我的電影項目,把他當做潛力股來培養。曾經他是我最自豪的合作夥伴。不過他很快從我們的團隊合作中獨立出去並成為卓越的導演。



遇見他是我事業上最大的幸運。毫無疑問我影響了他,反過來他也影響了我。有鑒於此,在很早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彼此的不同。他是個天才。盡管我深深地被宮崎駿的作品打動,把它們放在崇高的地位,並且有時候抗拒它們對我個人創作的影響,我創作了和他在性質上迥異的作品。我能夠獲得創作我個人作品的機會都要歸功於吉卜力工作室的財政支持,這都是因為宮崎駿電影的受歡迎程度才能有這麼多投資。在這一點上,我對他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記者:宮崎駿的…

《寶島來逗陣》崑山科大校友從土地的熱愛引發動畫想像

文章引自 http://www.ksu.edu.tw/utility/focusNews/detail/4453/

(寶島來逗陣 動畫製作與創業經驗分享座談)

您想過童年成長的這塊土地,帶給您什麼樣的記憶與回憶嗎?小時候跟著爺爺奶奶身旁看到的廟會活動,八家將的儀式又帶給兒時的你什麼樣的想像呢?什麼是台灣味?什麼是台灣的生活?這些問題與想像的延續,正由一群從本校視訊傳播設計系畢業的校友們,透過動畫的表現於台南成立豆油瓶影像動畫工作室(DOYOPINS STUDIO),延續初衷仍繼續找尋這樣的記憶,透過動畫呈現感動。

團隊中王志斌、黃鴻志、劉勇明、蕭弘林、李佩玲這幾位年輕人,在大學時期才開始接觸視訊傳播設計領域,包括影片的故事腳本、拍攝的操作技巧、鏡頭語言的掌控到動畫形式的表現。大學二年級時,透過3D動畫製作課程,他們以《豆油瓶》動畫作品做為期末成果的發表,結果該作品獲得2004年經濟部工業局4C數位創作競賽動畫組銀獎及廠商贊助獎,並多次於國內動畫影展受邀展出,更於2008年第二屆法國里昂福爾摩沙電影節獲邀參展。這件作品引發了他們血液當中的動畫魂,也開啓了他們更想要說一個屬於台灣文化、在地生活故事的關鍵。

從大二時期的課堂作業,接續到大四畢業專題的動畫製作,團隊抱著對動畫影像創作的熱忱,決定於畢業前夕開始《大頭仔的三塊厝》的企劃書撰寫提案,並獲行政院新聞局電影短片輔導金,該筆輔導金成了創業基金,開始了他們在南台灣的動畫工作室。從大學同學轉變為創業之夥伴,團隊成員在創作過程中發揮所長,建立起團隊的分工模式各司其職,除了公部門、國內外專案影音製作外,工作室歷年來的影片創作則以輪流執導之方式,共同激盪創意及想法以達作品之多元與豐富度。

豆油瓶影像動畫工作室表示,團隊稱作「豆油瓶」,除了是大學時期第一部合力製作的片名,同時也是代表台灣諺語「烏矸仔貯豆油」指看不出來的意思。因此創立工作室之初也以此做期許,傳達雖然乍看之下不起眼,但能夠做出意想不到的優質動畫,帶給觀眾最好又最有味道的影片,且純手工原創釀造的台灣作品,取之於本土文化精神,散發著在地的芬芳,工作室最終目標是變成陳年的老品牌。該團隊表示,在製作動畫過程中,經常是24小時坐在電腦前,投入時間、精神去完成作品,曾經因連續不斷使用電腦繪圖板,把它畫破了,但那也是成功的象徵,因為沒有經過一番苦練,不會擁有好功夫。

近期發行工…

「海神三部曲」之一《發光的女孩》 十年的動畫創作計劃。

多年前開始籌備第一部長篇動畫作品《烏鬼的眼淚》,很感謝當時被收錄到「台灣電影後浪潮─拍片計畫之浪撥出」中,給了自己一些信心和前進的動力,並了解到要完成一部動畫電影長片,除了不斷的準備、思考、進修之外,真的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投入的時間,還有不滅的熱情與往前的勇氣,跟夥伴團隊的扶持與鼓勵。

這些年來一直在前期開發、題材研究、發展故事和調整劇本外,對於主題深化、人物刻畫與世界觀設定,也希望找出最適合這部片的敘事觀點、劇情結構、美術風格和呈現方式。另外,前些日子也重新策劃了《發光的女孩》的最新企劃案,期盼能從動畫的前期、中期到後期,甚至是製片、行銷和發行等能有最完善的規劃與執行。

目前剛完成新片的故事內容、角色介紹、分場大綱等,未來將開始進行完整劇本、人物設計、場景設定、分鏡腳本等,希望正式向外尋求有興趣加入前期的主創團隊,還有將積極邀請一些投資者或贊助商,共同來組成「動畫製作委員會」,一起投入來開發完成這部充滿海洋神話意象與魔幻寫實風格的動畫電影。

★ 前期的主創團隊:
電影監製、動畫製片、協同編劇、概念藝術、場景設定、人物設計、配樂等。

★ 動畫製作委員會:
電視台、出版社、製片、發行、行銷公司和異業合作等。

(歡迎有興趣參與的同好或朋友們,可寄 hellomcsservice@gmail.com 或 FB私訊聯繫一起討論喔,感謝。)

● 彌賽亞創意工作室 Messiah Creative Studio
http://siow3033.wixsite.com/messiah

新海誠訪談─《你的名字》的秘密,任何一分都不會感到無聊。

新海誠訪談─《你的名字》的秘密,任何一分都不會感到無聊。

最初就感覺到會很有趣

──完成作品後現在的心境是?

有每天花了15小時在畫分鏡、有中途得開始寫小說、也有對身體很煎熬的時期,但這次的作品從一開始就有會變得有趣的感覺。沒有比完成時還激動的事情了,有著會是讓許多人能滿意的作品這樣的心情。

(之前看到是分鏡有1600 CUT左右 6萬張左右的作畫)

──本作將在全國300館規模的擴大公開。根據以往新海作品的公開規模來看,可說是大突破吧。

以商業角度來看,不是因為我碰巧作了個好東西才能這樣(指公開規模),最後還是得看「累積」而來的。譬如說吉卜力作品的作品是幾十年累積而來的,不只是製作群技術累積而來,也包括知名度的累積,因為有這些「累積」就會讓觀眾有「去看看吧」的結果。細田守監督的作品也是有會讓人想去看的品質保證。

但是我的作品是只有一部分人知道的程度,雖然可能有品質保證的評價,但一般來說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佔絕大多數。要怎麼讓這群人來看呢?我察覺到那就是我要思考並跨越的一道課題,當然這是我有自信作出個好作品後再來考慮的。


──但東寶是覺得有勝算才用這規模的吧

是的,只是我認為川村元氣製作人最初也是各種摸索,因為這個企劃在開始的階段並沒有決定要上映到300館。前作的『言葉之庭』是和東寶映像事業部組成發行的,而這回,跟川村商量後,決定先以東寶本體的陣容上映為目標而已,所以說最初並沒有要以這樣的規模公開。對電車不是很有研究,但很喜歡有電車在跑的風景。

──規模變大可說是結果論呢

是的。之後在東寶的會議給了腳本、還有看了分鏡後才有了擴大館數的討論。當然東寶那邊也是有理有據才會有自信的吧,所以我選擇相信他們。

──製作腳本的時候,有聽說川村他們也有一起參與討論

確實是有包括川村以及許多人士參與的討論會議,即使那樣,一次都沒說出要我修改故事
兩年前的7月交出去的企劃構想,基本上是無變動的。也沒說過像「這個台詞改成這樣比較好」類似的話,不如說像是在看怎麼引出監督的潛力來作出想作的東西,我想他們是專注這方向的,這點我非常有感受。



──每次新海作品有電車的景色都讓人印象深刻,這次也有新宿的四ッ谷、千駄ヶ谷等地,中央・總武線沿線的風景也讓人很有印象。你很喜歡鐵道嗎?

常聽到別人這樣說,但其實我不是很清楚,我沒有在鐵道攝影、也沒有去鐵道旅行,常常時刻表也看不懂,只是喜歡有電車在奔馳的…

《發光的女孩》重新企劃

前些日子決定更改作品的片名,希望整部動畫的調性能正向一些,所以重新開始調整企劃的方向,並藉此再次釐清劇情的主軸。

米開朗基羅《聖殤》

最近在發展的長篇劇本中最後的一幕,火燒大海女主角抱著男主角的情節,希望以《聖殤》為原型來發想意境畫面。

番仔挖的故事

《番仔挖的故事》書終於來了^^可以利用暑假好好的閱讀一下囉!!(網路推薦文說是台灣版的《百年孤寂》,以魔幻寫實的手法敘事撰寫,裡頭有寫到彰化的巴布薩族人,與早期台灣各民族間的開拓史。)

動畫電影《發光的女孩》徵求前期美術創作夥伴。

這部長篇動畫電影希望能有《魔法公主》的世界觀、《狼的孩子雨與雪》的人性刻劃、《千年女優》的魔幻敘事、《河童之夏》的現代童話、《惡童當街》的人文色彩、《你的名字》的細膩背景與《勇敢傳說》的光影鏡頭,期盼創造出獨特的動畫美學語彙。

《烏鬼的眼淚》將調整片名為《發光的女孩》(第六版劇本),目前正進行到前期美術發展的階段,希望徵求合適的前製創作夥伴,一起來共同開發作品的概念藝術與視覺風格,歡迎具有故事想像力與畫面創造力的朋友們,或角色設定、美術背景、場景繪製能力的同好們,一起來協力完成充滿海洋意象與魔幻寫實風格的動畫電影!

徵求對象:概念藝術家、人物設計師、場景設定師
工作期間:2016/07 ~ 2017/06
工作地點:台南 (外包合作或接案亦可。)

工作內容:
根據故事劇本來發展概念藝術、角色設計、場景設定等前期美術內容。

聯絡方式:
請將作品集和履歷寄至Amos/阿墨斯:hellomcsservice@gmail.com

★ 彌賽亞創意工作室(Messiah Creative Studio)
http://siow3033.wixsite.com/messiah

《烏鬼的眼淚》調整片名為《發光的女孩》。

從最初的故事原案《末日八將》,到敘事短片企劃的提案《將》,研究所的畢業作品《鯉魚祭》,第一次寫長篇劇本《紅龍》,之後擴充成《烏鬼的眼淚》,最後轉化為《發光的女孩》第六版的劇本(2007~2016)。 這幾天回顧看著每一版的劇本,重新構思劇情主軸和敘事元素,慢慢整理調整創作的思緒脈絡,希望能利用暑假好好的修改調整,將最後正式版的劇本定稿完成,期待能更切合主題、架空的世界觀、主角更吸引人和角色更強烈鮮明,一部充滿大海意象與魔幻寫實風格的作品。

吉卜力原點名作《風之谷》搬上大螢幕的製作之路

吉卜力原點名作《風之谷》搬上大螢幕的製作之路
Animage編輯部編輯 /來自:《風之谷》美術集

以下的篇幅,Animage編輯部原本想把首次和宮崎駿先生接觸,進而到《風之谷》漫畫和製作成電影的逸事,以及後續發展到隨身採訪電影製作的筆記進行彙整刊登,卻在一開始的階段就遇到了障礙。

不過話說回來,本來想讓大家把以前採訪的筆記之類的提交出來,但編輯部還是跟往常一樣,沒有一個人能幫忙整理。說著“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在桌子裡面左翻右找,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所以也就只能把記憶力比較新的——也就是將《風之谷》搬上大熒幕的經過在此做個敘述。連載時大受好評那是在昭和57(西元1982年)年11月的事情了。從《風之谷》連載開始,已經歷了將近整整一年的時間。

廣受各家報章雜誌的關注評論,在本月刊的問卷調查中,是經常在排行榜上名列前5名且備受注目的作品。順便一提,最早是刊登在《variety》(角川書店)昭和57年5月號上面,並大受漫畫家大友克洋先生的誇讚 。“總之,宮崎駿先生所描繪的畫真的很出色,不只是停留在展現了人物表情或素描的階段而已,他更知道要怎麼讓人欣賞。

本來我認為現在的漫畫已經失去原本的樂趣,沒想到在曾經製作過動畫者的作品上又再度出現這種感動,這到底該怎麼形容才恰當呢?作品中的小道具很有意思,漫畫裡出現的風箏或是一把步槍都能引人注目。我感受到宮崎先生投入於自己的興趣之中,同時真的是以很愉快的心態在創作。還有,雖然很難用語言來形容,但我想表達的是這部作品內含所謂的詩心(Poem),雖然目前才只連載了兩會而已,卻能讓感受得到呢。而且畫面也非常美,那是漫畫中早已被遺忘的地方吧!

” 竹宮惠子小姐也在“昭和57年最好看的漫畫是哪一部?”(小學館《Petit Flower》昭和57年12月號)的問卷調查中選擇了《風之谷》這部作品,在這裡刊登她做這個選擇的理由—— “我從連載第一回就開始看了,以同業者的直覺,我又預感'這部作品將會發展出把不同於以往的新世界'。漫畫家的使命就是要邀請讀者進入完全不同的異世界。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作品。

”(以下簡略)其他還有很多佳評如潮的報導,像是《月刊OUT》、《讀賣新聞》、《東京新聞》等都有刊載;而《Comic Box》(昭和57年11、12月號)漫畫雜誌更是以70頁的特輯,大篇幅報導了宮崎駿先生和《風之谷》…

火城麵

今天的一碗「火城麵」還是值得的,灣裡的老街是最接近心目中的場景原型,彎彎曲曲延伸不斷的小巷弄,像是動畫電影「惡童當街」裡的世界觀(漁村版),也是之前做《鯉魚祭》時常來勘景的地方,最後創作還是回到了原點。

三十五釐米 大頭仔的三塊厝

大四畢業那年和大學夥伴們企劃了《大頭仔的三塊厝》,去投稿了當年的4C數位創作競賽(劇本組)和短片輔導金,順便報考了電影與動畫相關的研究所,也是面臨決擇要往拍片或動畫的時刻,希望可以繼續進修之外也能持續的創作作品,說我們想講地台灣本土且在地動人的原生故事。

後來,這部片順利的通過了短片輔導金,讓我們拿到這筆資金去製作完成這部動畫,從企劃、製作、後期、杜比混音到參加影展等,這隻片子陪著我們走過了一些比賽和展覽,也帶來了出國參展、觀摩、學習的機會。而這部短片也成了「豆油瓶影像動畫工作室」的創立之作,並啟發了我們對於原創動畫的熱情和追尋。

我們的長片電影夢也因此而生...相信這是所有動畫人一直以來的心願。而這卷三十五釐米的膠卷底片從短片輔導金結案後(2007年),就一直被存放封印了起來,沒有機會在大螢幕放映,然而這些年來全心投入在前期創作的研發與準備,期盼著第一部長篇動畫電影的啟動,繼續加油!!

會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Tiyamacan)

思考發展了許久的長篇劇本,希望再次的轉化改寫(第六版),決定加入太巴塱的神話【會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Tiyamacan)】重新改編,期待能創作出代表「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的動人故事,一部充滿大海意象的魔幻史詩動畫長片。

從前有位女孩,全身會發光,
There was once a girl that shines, 族裡的人,都叫她 Tiyamacan
Her name was Tiyamacan. 海神見了,非常喜歡她,因此就將她帶走了。
The Sea God saw her and liked her a lot, and so he took her away.
從此,Tiyamacan 的項鍊
The necklace of Tiyamacan has since then shone on the ocean 無論晴雨,日日夜夜,都在海上,閃閃發亮。
Day and night, sunny or rainy, it shines on the ocean.
如果有一天,Tiyamacan 的項鍊不見了,海也會不見。
If one day, the necklace of Tiyamacan disappears, the ocean will disappear, too. 如果海不見了,土地也會不見。
If the ocean disappears, the land will disappear, too. 如果土地不見了,山也會不見。
If the land disappears, the mountains will be disappear, too.
這是一個,關於東海岸的故事。
This is a story about our East Coast.

《百日紅》原惠一與《機動戰士》安彥良和 導演對談

《百日紅》原惠一與《機動戰士》安彥良和 導演對談

改編自杉浦日向子原作的百日紅近日被製作成劇場版上映。而機動戰士高達THE ORIGIN則是安彥良和總導演近期推出的作品。那麼這兩位大師走到一起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近日就有媒體進行了專題訪談。

安彥:以前我看過導演的河童(微博)之夏,而這一次的百日紅~Miss HOKUSAI~則是第二部作品了呢。從我看過百日紅的感受而言,應該是「普通」吧。實際上我在觀看河童之夏的時候也有著同樣的印象。而從某種意義而言,這種「普通」顯得非常重要。而關於我認為「普通」的理由,接下來會繼續說的。
原:說實話,如果追溯起來的話,那麼我在最初的機動戰士高達系列開始就已經看過作品了。不過之後倒是沒怎麼看安彥先生的作品。因此這一次我也是久違地看了一下機動戰士高達THE ORIGIN。現在坐在安彥先生旁邊說這種話,我自己都覺得很丟人,太不愛學習了。 安彥:我之所以會看河童之夏,其實也是因為當年在神戶的大學教書的緣故。我在課上給學生們放了這部作品。不過其實很少有上課給學生看電影的哦。而我就想著讓當年引發話題的河童之夏跟惡童這兩部作品在課堂上播出呢。
河童之夏獲得了很多的獎項,並且我之所以喜歡這部作品,也是因為我經常乘坐西武線,然後眺望窗外的黑目川。而這恰恰是作品的舞台。並且惡童在當時很受年輕人歡迎,所以兩部我都看了一下。
原:河童之夏跟惡童是同一年上映的呢。

安彥:這也是一個原因吧。還有,我在看完這兩部作品之後,對於河童之夏的感覺就是「普通」呢。這就是我迄今為止所理解的、最純粹的「動畫」。所以能夠非常放心地觀看呢。 另一方面,看了惡童之後,我陷入了某種驚恐當中。我感慨「這是什麼鬼啊!」而我非常想知道學生在看了這兩部同年上映的話題作品之後會有什麼反應,所以就一起放出來了呢。並且當我問起哪一部作品更有趣時,得到的回答也是旗鼓相當。而大家既然有這樣的反響,那麼我也就放心了。畢竟我還以為大家都會覺得惡童更有趣。反正有過這一段故事。我所說的「普通」就是這個意思哦。「普通」非常重要的。
原:在河童之夏當中,我個人是想要製作一個此前沒有過的動畫,而這樣的動畫也是業界從未出現過的。作品里沒有帥氣的主人公和漂亮的女主角,只是想深度地利用動畫來表達一下日常跟家人的主題。
這也是原作當中最棒的精髓,當然,我最在意的還是江戶時代的小河童到了現代的普通家庭里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發現自我、與心魔戰鬥的成長之旅──專訪《怪物的孩子》導演細田守。

發現自我、與心魔戰鬥的成長之旅──專訪《怪物的孩子》導演細田守。

作者: MaoPoPo

其時住在流沙河底的妖怪總數約一萬三千,在這之中,沒有其他妖怪比他更心虛膽怯的了。
這是日本作家中島敦的短篇小說〈悟浄出世〉開頭,此作也是日本動畫導演細田守最新作品《怪物的孩子》的重要參考文本之一。細田守以《跳躍吧!時空少女》《夏日大作戰》及《狼的孩子雨和雪》等動畫為大眾熟知喜愛,自2006年起,每隔三年推出一部新作,從導演自身經驗出發,充滿以「人」為本位的思考與溫度,切入點新穎、不落日式熱血俗套,劇情推進流暢且引人共鳴,每部作品幾乎都有令人熱淚盈眶的刺點。


2015年新作《怪物的孩子》票房突破60億日幣,配音卡司超級豪華(役所廣司、宮崎葵、染谷將太、廣瀨鈴、Lily Franky等)。並首次將場景拉到都市鬧區,以東京渋谷為背景,描述孤單少年逃家後在渋谷偶遇斗篷怪客,尾隨後竟意外進入怪物的世界「渋天街」,進而拜擁有強大力量卻任性魯莽的孤單怪物(熊徹)為師,習武成長、相互羈絆的故事。

片中也有一萬三千妖怪世界,不過少年主人公「九太」雖然徬徨,但並不膽怯。雖說是妖怪,但「渋天街」裡的住民皆以動物為形,比較像是「獸人」的異世界。而主角熊徹和九太這對師徒,加上身旁的怪物友人多多良(猴子)和百多坊(豬),以及四人一段遍訪各界宗師的旅程,予人強烈的《西遊記》聯想。

但細田守表示,「其實不是《西遊記》,主要參考的是中島敦的〈悟淨出世〉。」此作借唐僧三位徒弟中存在感最低的沙悟淨為主角,但故事內容全來自中島敦的虛構想像。為何不直接向《西遊記》取經,而要參考〈悟淨出世〉呢?「因為〈悟淨出世〉的內容是關於『自我探索』,沙悟淨對自己的存在感到疑惑,想知道『我為什麼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我到底是什麼人?』於是他決定遍訪流沙河底所有智者,企圖尋找『我為什麼是我?』的答案。」片中那幾位趣味橫生的各界宗師,靈感可說直接來自中島敦此作。


細田守非常推崇中島敦,這位在世僅33年(1909-1942)、死後作品才受注目的日本作家,由於出身漢學世家,多篇作品取材自中國典籍。〈悟淨出世〉沒有中譯,台灣中譯作有《山月記》,收錄數則短篇,從唐代傳奇〈人虎傳〉中發狂變形為虎的詩人李徵,到孔子門下直率的子路,以及漢代的李陵、司馬遷和蘇武,這些我們彷彿熟悉卻又異常陌生的歷史人物,在中島敦筆下抽絲剝繭推敲思忖其心理轉折,進而詰問…

《東京教父》今敏訪談─「命運」、「緣分」或「偶然」都不是能靠個人的力量及意志所能控制的。

《東京教父》今敏訪談─「命運」、「緣分」或「偶然」都不是能靠個人的力量及意志所能控制的。

日本動畫新教父 精采訪談特輯【整理╱追星網小編】

在大雪紛飛的東京,一個原本應該是全家團圓的聖誕夜裡,流浪漢阿仁、小花和美雪卻在新宿街頭意外撿到一個被遺棄的女嬰。

阿仁堅持要將女嬰送交警察局,但前紅頂藝人小花卻一直渴望有個小孩,執意留下女嬰直到找到她的親生父母為止,並將女嬰取名為木代子,而他們就是木代子的教父和教母。但女嬰親生父母的資料只有一張酒吧名片和幾張照片而已,於是三個看似放棄人生,沒有未來的流浪漢在叢林都市中展開了一段尋人冒險…

日本第七屆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最佳動畫╱2004年台北國際動畫影展閉幕影片等多項榮耀的「東京教父」,在影展預售期間造成影迷高度注目,影展開始前兩星期所有票卷就售完。主辦單位在觀眾強力要求下加映一場,消息曝光後,在短短時間加映場次票卷也售鑿。

「東京教父」是日本動畫新一代教父─今敏Satoshi Kon繼「千年女優」後最新鉅作,他的畫風細膩,人物及情節安排緊湊幽默,從"藍色的恐懼"黑色幽默、"千年女優"的淡淡傷感,到"東京教父"的輕鬆喜感,再再展現不凡功力,更被視為宮崎駿接班人。今敏導演確定將於八月中來台宣傳,他特別先回答許多有關「東京教父」中重點話題,讓影迷先解相思苦。

Q:這次為何會選定以流浪漢做主角,這3個角色是否有參考藍本?

A:這三個主角並沒有實際的參考藍本.,一切都是由與我共同擔任劇本的信本敬子小姐一起創造出來的。雖然沒有參考的藍本,不過我們一開始對這三人就已經有概略的構想,那就是「家庭關係」。雖然他們都是虛構人物,不過他們之間都存在著家庭的關係。將「小花」這個類似母親的角色刻意設定成人妖,為的就是要向觀眾強調這些只是虛構的。如果將她設定成真正的中年婦女,也就不可能有太多的發揮空間,無法向觀眾強調何謂真正的母愛以及女性特色。

至於為何會選擇流浪漢做為主角,對於一部充滿夢想的電影或動畫來說,讓流浪漢當主角的確不是很合適。但是我在製作這部作品之前,其實就已經對流浪漢感到很有興趣。雖然現在是個很富裕的時代,卻產生了流浪漢。同時正因為時代富裕,這些流浪漢才不至於餓死,得以在街頭繼續流浪。這讓我想到或許是這個城市故意給了流浪漢生存的機會吧。

另一種想法就是根據「animism」而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