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7的文章

【金穗30專題文章】金穗年代的動畫短片

圖片來源:第三十屆金穗獎 最佳動畫片獎《遺忘的寶藏》導演 邱立偉
【金穗30專題文章】金穗年代的動畫短片

原文刊於「第三十屆金穗獎特刊」

文/石昌杰

金穗獎成立至今(2008),已經三十週年。從歷屆得獎的片單來看,似乎也看到了台灣短片創作的發展蹤跡。單就台灣動畫創作的角度而言,金穗獎獎項的設立與當年的影響力,乍看彷彿只是一場偶發事件,實際上的確鼓舞了不少動畫短片創作者。

以「偶發事件」來形容金穗獎對於台灣動畫創作的催生事實,主要原因是金穗獎在1978年設立的時候,對於鼓勵短片創作這件事,都還在摸索階段,僅針對劇情片與紀錄片進行獎勵。回首檢視第一屆與第二屆的得獎片單,甚至可以發現在當時缺乏專家學者的諮詢下,獎項名目的設立,完全在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與評量標準中產生,距離專業性與藝術性,有著不可思議的落差。

舉例來說,第一屆的得獎片單,除了偏向簡報式與報導式的紀錄片之外,竟然有著「醫學教育電影策劃獎」與「兒童教育電影策劃獎」等特別獎項。此外,第二屆還有「8mm劇情長片製作嚴謹特別獎」,在在顯得巧立名目與匪夷所思。

為電影產業界舉才

慶幸的是,金穗獎獎勵機制和評審標準在經過短短幾年的嘗試之後,鼓勵獨立製片與短片創作的目標性逐漸明確。曾經擔任評審的資深影評人張昌彥老師,提及當初政府設立金穗獎的立意,表明多少有為電影產業界舉才的意義。事後印證一下台灣電影劇情長片的發展,信手捻來赫赫知名者就有:李安、蔡明亮、王菊金、萬仁、柯一正……等導演,曾經先後接受過金穗獎的洗禮,金穗獎的獎勵機制的確功不可沒。

回顧動畫類型,1982年可以說是開啟的一年。當年金穗獎(第五屆)參考「香港獨立短片展」的名稱及項目,將「實驗電影金穗獎」修改為「優良創作短片金穗獎」,獎勵項目則正式分為劇情片、紀錄片、實驗片與動畫片。於是黃木村先生的16mm動畫片《雞飛狗跳》與麥大傑的8mm動畫片《將軍》連袂上榜。黃木村《雞飛狗跳》以傳統賽璐珞卡通的製作手法完成,帶有濃濃社教片色彩。麥大傑《將軍》則以停格動畫手法製作,將象棋兩軍對峙的戲劇張力,搭配十面埋伏的國樂,淋漓盡致地「動畫」起來,十分搶眼。

如果繼續拿「為電影產業界舉才」同樣的標竿,審視金穗獎動畫創作者日後的發展,黃木村先生與麥大傑就已經有了足夠的指標性。黃木村的社教卡通幾乎就是台灣四、五年級生早年對於「動畫」的印象;當年的僑生麥大傑日後則「進軍」廣告片導演…

「海神三部曲」關於台灣的海洋神話史詩─《發光的女孩》、《濁水溪物語》、《山城の精靈》的原作闡述與題材設定。

【原作闡述】

「海神三部曲」—《發光的女孩》、《濁水溪物語》、《山城の精靈》的三篇故事,題材內容將由外而內探索台灣這塊美麗的島嶼,從中挖掘本土且在地動人的原生故事,分別以海、河、山為主題方向,加上人、神、鬼為子題脈絡來發展,刻劃出親情、友情、愛情的人生歷程。

從農村、山城、漁港走入城市的生活經驗與城鄉差距,以此為原生創作的養分與本土文本的底蘊出發,透過回溯編導成長的生命歷程,探討三世代間與阿爸、阿母、阿嬤、阿公的記憶與思念,對映著台灣這百年來,農、工、商的社會變遷,刻畫出台灣人對屬於福爾摩沙之人文、信仰、自然的精神觀念,傳遞原始生存對環境的尊崇態度,透過詮釋已逐漸消逝的傳統生活方式,期盼能將這些屬於台灣原生文化的獨特元素轉化為創作的種籽,栽植培育成長待開花結果。

重新塑造以現實環境加上傳奇神話為藍本的文本故事,賦予想像力、創新感、戲劇性,編織成充滿奇幻寫實、人文意象、繽紛色彩的創意腳本,創造「福爾摩沙海洋神話史詩」—亦是導演半自傳式結合實境傳說的感人動畫電影。


By Amos Hsiao 阿墨斯 2011/06/06 (南島觀史-福爾摩沙 Formosa版主)


【題材設定】

《發光的女孩》 魔幻/寫實/動作 80~90年代 (經濟起飛)
取材自迎王祭、烏鬼洞、女人島傳說等,詮釋一個女主角回鄉下照顧奶奶,為完成一件奶奶心願─找尋失散的小阿姨(為漁民帶來豐收的烏鬼女神),面對漁港過度開發的奇幻故事。

《濁水溪物語》奇幻/童話/冒險 50~60年代 (剛光復後)
取材自濁水溪神話、魔神仔、龍紋石傳說等,描寫一位中年男子被黑道追殺,跑到紅色大橋上掉進溪流,回溯小時候被神奇的黑色靈獸所解救,在農業社會與河村成長的童話故事。

《山城の精靈》玄幻/現實/史詩 20~30年代 (日治時期)
取材自日月潭傳說、矮靈祭、人類學家等,敘述從現代都市中的高中生,意外發現一本日治時期人類學家的記事本,回到工業初期的迷霧山林、山城小鎮與傳說中矮人相遇的故事。


「海神三部曲」之《發光的女孩》關於台灣的海洋神話史詩。

「鏡文學」Amos阿墨斯 線上連載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2065



《七龍珠》三十周年─《超史集》鳥山明長篇訪談

《七龍珠》三十周年─《超史集》鳥山明長篇訪談
【反差很重要,主角很強大但外表不起眼】

——在30周年誕辰之際,希望能再次向鳥山老師詢問《DB》的事情。首先,關於作品的重心・主角,您在創作主角時,有什麼方針嗎?

鳥山:我總是描繪強大的角色,不僅是悟空,我一直都是這樣。遠比一般人強大的傢伙容易刻畫,而且會覺得有趣。在平淡的日常中,擁有不尋常的強大力量的傢伙,他的存在本身就引人注目吧。而且,傻乎乎的傢伙其實非常非常強大……我喜歡這種樂趣。功夫電影里常有這種事,纖瘦的老爺爺其實是拳法高手,我喜歡這種情節。

——悟空和阿拉蕾都是,外表和能力有反差呢。

鳥山:是啊。我想把重點放在故事上,就把主角設計得樸素一點了,不過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有『似乎看起來一點都不強大也不起眼的傢伙其實很強,這樣比較有趣』的想法。悟空呢,最初的構思完全就是猴子。在構思過程中改成了人類,鳥嶋先生說『希望能有點特徵』,就加上了尾巴,不過總是礙事呢……(笑)

——戰鬥時尾巴會礙事嗎?

鳥山:不,我會習慣性地思考功能之類的事,還有『該怎麼穿褲子呢?』之類的,很討厭考慮這種事。這一點最令我在意,是不是褲子上要留個洞呢,先把尾巴穿進去再穿上褲子嗎,因此就很想去掉它……結果就去掉了。(笑)



——原來如此。那之後,悟空變成大人了呢……

鳥山:那個時候被說了很多呢。據說少年漫畫改變主角的外型是禁令,可我完全不知道。那個頭身比例不方便戰鬥,當時我說『如果要把格鬥作為重點,就要讓他長大喲』,他們很吃驚:『人氣終於高了怎麼能改變!』這樣的反應。

——您是怎麼說服編輯部的大家的?

鳥山:那算說服嗎,我把長大後的悟空的素描發過去說『希望在編輯部徵詢一下意見』。不過,在他們給我回復之前,我就把分鏡稿畫出來了。(笑)給編輯部發過去分鏡稿的那個時間點,要大改一番也來不及了,編輯部說『如果你實在想這樣做的話……』

——在那之後進一步變成了超級賽亞人,您是怎麼決定那樣的設計的呢?

鳥山:變成金髮,是為了給助手省事。助手給悟空的頭髮塗黑很花時間,我也必須用橡皮擦稿子,實在是覺得不想干啊不想干……(笑)

——眼睛的樣子也變化了呢。

鳥山:按原先設計的眼睛,往側面看的時候不好畫,因為不容易表現出微妙的視線。我一直想畫普通點的……容易表現出在看哪裡的那種眼睛。悟空最初變身,往上看弗利薩的那個眼睛……那是參考了布魯斯李(李小龍)的形象。因為我被那種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