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5的文章

長篇敘事史詩《太陽紀》─ 福爾摩沙海洋神話。

文/Amos

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神話體系,從非洲的古埃及、中南美的瑪雅、印加與阿茲特克、北美的印第安、歐洲的盎格魯撒克遜、英國的凱爾特、東歐的斯拉夫、地中海的迦太基、中東的猶太與迦南、紐西蘭的毛利、澳洲、中國或日本等都有當地獨特文化的史詩故事。

有些藉由長篇敘事史詩傳唱為世人所知,例如美索不達米亞《吉爾伽美什》、《阿特拉哈西斯》,巴比倫《埃努瑪·埃利什》,古希臘《奧德賽》、《伊利亞特》,羅馬《埃涅阿斯紀》,北歐《貝奧武夫》、《詩體埃達》,印度《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日本《古事記》、《日本書紀》等。

此外,還有中古歐洲的三大英雄史詩日耳曼《尼伯龍根之歌》、法蘭西《羅蘭之歌》、西班牙《熙德之歌》,還有藏族的史詩《格薩爾王傳》、蒙古族的《江格爾》、吉爾吉斯族的《瑪納斯》、苗族的《亞魯王》,或波斯民族《王書》、以色列民族《約瑟紀》、芬蘭民族《卡勒瓦拉》等,這些傳唱了幾千年來的長篇古典史詩,反映了各個民族的傳統文化與生活方式,甚至影響了當代人們的精神思想和內心思維。

有些神話素材啟發了當代小說家重寫成經典的故事,例如《西遊記》的形象原型來自《羅摩衍那》神猴哈奴曼,托爾金寫《魔戒》時靈感來源獲取自《貝奧武夫》,勒瑰恩《地海》受老子《道德經》思想底蘊影響,路易斯《納尼亞傳奇》是一部充滿《聖經》符號的作品 ,這些民族都有自己的史詩和留下的傳說。

而身處太平洋島國的福爾摩沙─台灣,其實充滿著各式的神話、傳說與民間野史,例如曾經有過的大肚王、卑南王、大龜文、斯卡羅、雞籠與淡水王國,箕模、達谷布亞努、拉美、放索、華武壠人,猴猴、哆囉美遠、龜崙、雷朗、巴賽族,番王印─沙轆社之役、茄苳樹王─骨宗事件、岸裡大社─阿莫、台灣王─理加,貓老尉、潘賢文、程天與、拉荷阿雷,娃恩、妮芙努、提雅瑪坎、巴冷公主,矮黑人、巨人國、女人國、食人族等,這些創世神話與口傳歷史都是需要被大家知道且認識的好故事,希望有一天能書寫成屬於福爾摩沙的南島海洋神話。

揭秘《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田曉鵬、郭磊訪談

揭秘《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田曉鵬、郭磊訪談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面世以來,收穫了大量好評。電影畫面場景精彩絢爛,接軌國際水準,與好萊塢動畫電影相比,又充滿迷人的東方格調,被譽為開啟了國產動畫電影的新紀元。許多影迷自發地成團隊,在大聖舉起的旗幟下為國產3D動畫電影搖旗吶喊。這部動畫電影八年磨一劍,中間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成就了《大聖歸來》?相信這也是影迷們心中最關心的話題。就此我們邀請到了導演田曉鵬和聯合製片人兼執行導演郭磊,來聊一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惺惺相惜患難與共

問:在當前的電影市場,速成片已經見怪不怪。《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耗時八年,終成正果,可以說這個過程本身就已經足夠令人好奇。這其中有怎樣的故事?

田曉鵬:這八年時間是對作品的打磨,也是對自己的打磨。這個過程多虧了好兄弟郭磊的幫忙,開始他是以執行導演的角色進入項目的,但實際上他擔當的任務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執行導演的工作範疇,所以出品人在最後的成片上,給了他一個聯合製片人的定位,可謂實至名歸。

郭磊:進入項目之前,了解到田導做這個項目已經做了7年,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在扛。在我內心深處,也是一直有一個動畫夢的。我在這個領域已經摸爬滾打了15年,從最初的傳統影視動畫到商業動畫,依靠高端商業市場來反哺影視動畫,資金也是完全靠自己投入,很無奈也很艱辛。所以我很理解田導,他的堅持打動了我。作為兩個混跡動畫圈多年的一線工作者,我們都希望盡最大努力把這部電影打造成一部良心作品。


磨刀不誤砍柴工

問:在這八年時間裡遇到了那些比較難解決的困難?

田曉鵬:創作上的問題就不多說了,從藍本到最終實現篳力多年,是一個不斷摸索、完善的過程,單從製作角度講,郭磊進入的時候已經臨近項目尾聲,但也是整個項目比較困難的時期。主要是前期由於創作上幾易其稿,加之動畫電影製作要依靠龐大團隊的協調作戰,不同的夥伴在藝術追求和製作習慣上難免有差異,這導致部分素材的美術風格和技術指標不十分統一,這種問題在長篇動畫電影的創作中比較常見,也比較難解決。

郭磊:確實如此,由於前期參與創作的團隊人數很龐大,製作周期也相對漫長,無論是技術上還是藝術上都很難進行行之有效的流程控管,所以我作為執行導演,將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流程控管上,主要就是在保有所有團隊前期創作活力和精華的同時盡力去協調多方的技術、藝術的標準,這實際上是對藝術直覺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