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4的文章

烏鬼仔菜...龍葵。

一種常見的原生野菜,不只是種可以吃的菜,也是一種思念的菜,讓人在食用的同時,回憶起藏在內心多年的記憶,也許是小時候饑餓時的感覺,也許是邊吃邊想起自己的親人,邊吃邊流下思念的眼淚。

想像力

將每天生活中所見的一切,加入一些些想像力的空間,將此現實延伸、幻想、再造,每次所看見的東西,就會有不同的感覺,也會慢慢地有趣、生動、活潑了起來,每天都過得很不一樣。

《河童之夏》監督原惠一談《Colorful 多彩奇幻之旅》

《河童之夏》監督原惠一談《Colorful 多彩奇幻之旅》

第一回:這部作品,很適合自己

正在公開中的原惠一監督的作品《colorful》,講述了本應死了的'我'的靈魂寄宿在了謀劃自殺的少年'小林真'的身體裡,此後是怎樣直面家人,朋友,還有自己自身的生的故事。已經有很多人在劇院觀賞過了吧。

原惠一監督極力排除華麗的表現形式,用淡淡的聊天口氣一點一滴的描繪著日常的同時,把'生'這件事的苦痛與歡樂這種普遍主題雕刻在了幀幀畫面中。恐怕看過的觀眾幾乎沒有不思考與家人的,與親近的人的羈絆,以及自己自身的生存方式的吧。

ANIME STYLE編輯部在電影公映前一天對原監督進行了採訪,聽取了想法。整個分為四回來介紹。還沒看《colorful》的,以及看過的各位,請一定要在讀了這篇訪談後去劇場裡看看吧。

--《colorful》的原作是由sunrise的總監交過來的是吧

原:是的,是現在已經是社長的內田(健二),雖然當時還不是社長呢。

--「不試試把它做成電影嗎」收到了類似這樣的offer吧,那個時候(對這部作品)是什麼印象呢。

原:內田桑把原作交給我的時候讀了第一次,首先覺得'真有意思阿'。這個適合我,我也能做的感覺。

--著重於對日常的描寫這方面呢?

原:也確實是這樣。我很喜歡描繪日常生活。還有就是是在以'把它做成動畫'這一前提下讀的, 可能在這個階段就也想到了'就按照原作這樣做吧'。不需要特別改編,就按照原作做成動畫便能做出最好的效果吧。我還記得當時是這樣考慮的。

--腳本起用了丸尾未步桑是監督的要求嗎?

原:是的。雖說按照原作來做,但這樣的話很難在兩小時裡收攏。故事再構成就想著拜託丸尾小姐來做。還有就是不怎麼能說清楚的,希望在作品中做出只有動畫才能體現的一些想法。

--我們也認為是非常遵循原作內容的電影化,也有改變的部分呢。這時就是和丸尾小姐互擲球一般探討著產生出的部分吧。

原:也有丸尾小姐提出的點子也有我的,也有畫分鏡的時候浮現的。玉電的逸聞之類的也是我剛開始製作《colorful》的時候偶然知道的。

--這是電影中原創部分設定裡比較大的改變呢。

原:是的。從加入玉電的逸聞開始舞台變成了二子玉周邊了呢,還是一早就設定成了這樣的舞台呢,這塊的前後關係不是很記得了。覺得想加進類…

土龍與龍紋石

「土龍」一種奇特又傳奇的生物,它不是蛇,也不是龍,是屬蛇鰻科,民間傳說和古書常被記載出現,在日本被塑造成妖怪或謎樣的聖獸。
而在濁水溪的眾多神話裡,也有土龍的傳說故事,所以將原來第二篇故事《鱸鰻》的片名調整為《土龍》。
另外,加入了「龍紋石」的重要元素,它是金、鐵、銅、玉、石與共的原始礦物,將是劇情中滿關鍵、象徵、吸引的一樣東西,希望這些設定更符合之後想發展的奇幻主題。
資料照片來源
http://blog.xuite.net/sousang/4blog/58986761-%E6%AD%A6%E7%95%8C%E5%81%A5%E8%A1%8C%E6%92%BF%E9%BE%8D%E7%B4%8B%E7%9F%B3

漫漫與慢慢

在這漫漫創作準備的日子裡,邊生活著邊等待靈感的出現,
整理著以前的一些想法、感覺和思緒,一字字地慢慢的將這些文字敲打下來。

大友克洋《阿基拉》對談井上雄彥《灌籃高手》

大友克洋《阿基拉》對談井上雄彥《灌籃高手》

兩位當代最強畫師之間的對話,前所未及的漫畫表現之道。

在「後大友克洋」的漫畫界,表現力首屈一指、令讀者為之著迷的井上雄彥,在即將高中畢業的時候,邂逅了使他受到衝擊的『童夢』;而即使是在井上晉身職業漫畫家後,也曾多次翻開『AKIRA』,被其表現漫畫的創意所深深吸引。

這兩位漫界巨匠、在此迎來了初次的碰面。從周刊連載的艱辛到提高畫工的秘訣,甚至是彼此「無法描繪的東西」,進行了坦率的對話。

井上:原畫展是在這里辦的嗎?

大友:是的。最初以為很寬敞,等擺了很多東西過後,才意外地發現比較狹窄。嘛,不試一下是不會明白的事,也是常有的啊。

井上:『AKIRA』全部的原畫,大概有多少張呢?

大友:大概有2300幅左右吧。

井上:這部作品的單行本, ??可是在當年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呢。「(漫畫)竟然還有這種表現形式」,想法實在是太厲害了啊。因為我在高三之前都只讀過少年漫畫,所以第一次讀大友先生的作品的時候,暗自驚嘆著「好厲害——」,感到非常震驚。

大友:最初讀到的是什麼呢?

井上:是『童夢』。真是有種「全新世界的大門被打開了」的感覺。

大友:也有那個時代的原因。我們開始執起畫筆的1970年代,『あしたのジョー(明日的丈)』、『巨人の星』這些名作,隨著閱讀的進行,故事漸漸變得陰沉起來。在漫畫以外的領域也一樣:電影界的話有新電影運動(New Cinema /ニューシネマ),話劇界則有寺山修司的天井棧敷劇團,黑テント(又名黑帳篷)也被高度評價,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年代。當時由於自己亦身在其中,所以漫畫也同樣地有些格調灰暗,不可避免地變成了一些讓人寂寞的故事。


——隨後『AKIRA』的連載始於82 年末。也正是大友先生28 歲之際。

大友:說到井上先生28歲的時候的話……

井上:在畫『SLAM DUNK』的最後一部分。

大友:我的話,那時是在考慮使用電影式手法作畫的時期,正在進行『AKIRA』之前『童夢』的創作。說到27 ~ 28歲的話,就是「那種手法還想更多地試一試啊」那樣的感覺吧。漸漸變成不用預支的時代了(笑)、也變得能稀鬆平常地喝酒了。井上先生做過助手嗎?

井上:在畫『城市獵人』的北條司老師那裡幫忙,當了10個月左右的助手。

大友:是在吉祥寺嗎?那我們肯定在哪裡擦肩而過過呢。(大友家住在吉祥寺)

『SLAM DUNK』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連載的呢?

關於二八水和家族的故事

創作像是在整理以前的情感、經驗和回憶,試著去回想小時候常作、國高中生活的一些事情,慢慢地去梳理這些記憶和事情,也聽爺爺說過往的一些人事物,更認識了自己家族的歷史和家鄉的故事。

《烏鬼的眼淚》全知的觀點

《烏鬼的眼淚》終於決定要用拿一種敘事觀點來帶入劇情,
希望以葵/蝶的角度來切入說故事,設定以她/半人半鬼較全知(女神)的觀點,

藉由想像/夢想、內心/現實、夢境/愛情這三塊部分,
來跟小天、阿海、小瞳三位主角們接觸,
這是連結三個角色的關鍵,主要三層內涵的重要設定。

《新世紀福音戰士》庵野秀明訪談記錄

《新世紀福音戰士》庵野秀明訪談記錄

(STUDIO VOICE 1996年10月號)

動畫愛好者們之間的討論暫且不提,連思想場景都受牽連的EVA爭論愈演愈烈,在傍晚六點半的“テレ東アニメ枠”裡庵野監督所嘗試的不合理的劇情發展,那結果又意味著什麼呢?

在95年,在動畫界出現了一部十分少見的爭議之作《新世紀EVANGELION》(以下簡稱《EVA》)。在TV播放結束后得到了多方的評價,而在秋季過後終於以LD與錄影帶形式發售了倍受矚目的后半episode。英語版的錄影帶也開始發售,也公布了來年春劇場版總集篇的消息,同時還有夏天的一部劇場版新作,現在正是工作得如火如荼之時。我們向擔任原案、腳本、監督的庵野秀 明 先生詢問了一些問題。而在此為大家帶來的正是那長達兩個小時的採訪記錄的一部分。

沒有無聊的專業意識

-繼前作《藍寶石之謎》(即《ふしぎの海のナディア》,TV動畫,于89至90年播放)的成功之後,已經沉默了五年。在《EVA》制作將要開始的時候您有沒有曾經預感它將會打破普通動畫作品的框架,甚至可以說是使其“崩潰”呢?

庵野 要說預感就難了。首先,這個企劃的契機,並其說是《藍寶石之謎》的成功,不如說是它的失敗。並不是從作品本身來看不合格,而是在我心目中不合格。



-為什麼呢?

庵野 因為它的結構就是以可以隨時結束掉為前提構造的。企劃階段時就被要求“在TV中也要做成(宮崎駿)《天空之城》那種模式的作品”。所以我很不喜歡這個以消去法所造就的作品。在我心中它是不合格的。也很對不起制作成員們。在這之後的企劃相對來說要好很多,然而在《飛躍顛峰》《藍寶石之謎》以後,對於這條路線我完全沒有了靈感,而且其他人給出的題材也大同小異,結果只好自己來。自己同時擔任企劃、監督、製片人和原作。在那個時候KING RECORD跟我打了招呼,於是就作為TV動畫開始了。

-《EVA》的后半那讓人絕望的發展,在那個時候就…

庵野 啊,不是的。當時想描繪的是更加快樂的機器人的王道類的動畫。

-也就是說,還沒有對那些把動畫作為自己的避難所的動畫迷們的批判意識?

庵野 在《飛躍顛峰》的那個時候是有一種壓抑感的。在我們(指GAINAX)的處女作《王立宇宙軍》(86年)失敗的時候,我被打垮了。看動畫的人想看的不是這種動畫。而對不看動畫的人的宣傳戰略也失敗了。那樣的話,“只要有半裸的美眉駕駛著機器人飛向宇宙就可以了吧…

《霍爾的移動城堡》 宮崎駿專訪

《霍爾的移動城堡》 宮崎駿訪談

         記者:大家都知道你已經多次對外表示過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包括這部《哈爾的移動城堡》,最初據說你的決定也是只出任監製,是什麼原因又讓你回心轉意的呢?

  宮崎駿:雖然曾經多次想過離開動畫的世界,但每當碰到一部讓你心動的作品時,就會自然而然想讓它按照自己的意念表現出來,交到人家的手裡總會產生這裡或者那裡應該怎麼怎麼做的想法,最後反倒覺得還不如自己痛痛快快地完成,為了表現出原作的神髓,我只好又出來了。

記者:據我所知,你的作品配音工作都是由專業的配音人員來擔任,為何這次會想到用青年演員木村拓哉呢?

  宮崎駿:這個是我的製片人鈴木敏夫提議的。他說哈爾是我的所有動畫作品中最英俊的一個角色,所以應該請一位能夠代表日本的美男子來做配音工作,他推薦了木村拓哉,並且試探我是否知道這個人,呵呵。



  你知道他以為我這個從來不看電視,把自己關在深山里面的怪老頭不會知道像他這樣的年輕人,不過當我告訴鈴木我當然知道木村拓哉時,他吃了一驚。

  (說到這裡,這位年過七旬的老人哈哈大笑,有幾分孩子氣的得意)

  記者:在你的作品中,我們往往能感受到強烈的人文意識,比如這次的《哈爾的移動城堡》也讓人感受到了濃厚的反戰情緒。


  宮崎駿:我並沒有刻意想通過作品來傳遞給觀眾具有教化意義的思想或者訊息,如果有,那也是自然的流露。不少人都以為我在講一個很深的道理,其實我喜歡的只是簡單。制作《哈爾的移動城堡》那是因為現在這個世界上讓我看到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例如戰爭,例如經濟危機,我希望能通過影片,讓大家都能鼓起勇氣看到希望,未來的世界仍然是美好的,值得我們繼續生存和探索。

  對於不同的電影人來說有不同的關注點,有些人關注動畫特效是否逼真流暢,有些人在乎繪畫技巧是否嫻熟、是否有個人特色,而有些則把創作的注意力放在情節的編排上。



  我對那些沒有興趣,我所關心的只有一點:觀看者有沒有被感動,有沒有獲得內心的共鳴,有沒有為之動容;如果有,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這讓我有滿足感。

  記者:你如何看待美國迪斯尼、夢工場制作的動畫片?

  宮崎駿:我個人很喜歡迪斯尼的早期作品,雖然我們通常都把美國的動畫電影通稱為美國動畫,但是實際上這些動畫在表現形式上具有很大的不同。

  夢工場絕對是一個反傳統的東西,與迪斯尼的風格相比,注重人物和情節的刻畫,普遍使用具有時代…

《烏鬼的眼淚》新申請的作品網站。

前陣子去申請了一個新的網頁,會陸續將部落格以前的一些創作日誌、原案構想、發展思路等文章,慢慢地整理到這個作品網站,也會加入近幾年的一些故事概要、概念草圖、背景風格測試等近況。

作品網站 http://siow3033.wix.com/studiomessiah
Art https://www.facebook.com/animationmovieamos
Write http://animationmovieamos.blogspot.tw/

未來創作先以原作發展(文字、圖像和美術)的部分為主,希望徵求有興趣參與前製的創作夥伴,一起投入來完成這部魔幻寫實風格的作品,完成後預計會先獨立出版一些書籍或設定。

☆ 阿墨斯作品(預計出版)
● 小說/創作書(文字)
● 繪本/設定集(圖像)
● 前導/原作展(影片)

有興趣加入者可寄作品履歷至(siow3033@gmail.com) By Amos,感謝!!

鸕鶿(烏鬼)捕魚

鸕鶿(烏鬼)捕魚是一種古老的傳統捕魚方式,在台灣的西南沿海(北門、東石)一帶濕地,
冬季時也常出現這種鳥類南下棲息,希望能將此設定加入劇情,和主角與大海間的互動,
這樣一來故事就又更有趣一些,也更充滿特殊的神秘性。

【劇本創作】不斷的閱讀、感受、體會,想像與轉化。

在完成《冬蟲夏草》、《大頭仔的三塊厝》、《鯉魚‧祭》這三部短篇作品後,開始嘗試想要寫比較長篇的故事,希望以海、河、山為主題創作,所以先確定影片大致的類型方向,並以自己成長的生命經驗為基底出發。背景設定為魔幻或奇幻架空的虛構世界,感覺需要先好好的作一些功課,並拉長了前期創作的準備時間,讓自己的思緒、情感和回憶沉澱一下,在慢慢的去構思和發展這次的文本。

而這些年透過不斷的閱讀、想像,找尋一些新的題材、元素、靈感或故事,從一開始的八家將、燒王船、溫王爺、海神信仰、漁村文化等,擴展到台灣奇幻歷史與海洋、平埔相關的小說或鄉土文學,延伸至二八水、濁水溪、家族的民間野史,與南島文化、考古、人類學的研究,最近則慢慢看一些古文明的神話、傳說和古典的史詩等,更深入地探索發現越多也越覺得有趣。

並多次的去實地訪查感受,從台南的五條港、海安路,安平、四草,喜樹、灣裡、茄萣,西港、安定,北門、七股,東港、小琉球,北斗、鹿港、笨港,集集、水里、車城,這些山城、漁村、河港等地方,到這次一個多月的機車環島之旅,以平埔、原鄉、高山部落和小漁村、田野為路線,也更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輪廓、加深對福爾摩沙的情感。

在這過程中看到了許多東西也學到很多,多了不一樣的人生體會、生命經驗和記憶,這些都是未來創作的素材、養分及寶庫,也提供了可書寫的方向和發揮的空間,需要一步步吸收、內化、再轉化出來,希望能讓故事或劇本越來有趣且豐富。

長篇故事的創作

這幾年開始慢慢寫長篇的故事和劇本,了解到創作真的需要時間的累積,雖然一開始大致上有個方向和類型、題材,但是大部分的人物或劇情都還很模糊且充滿可塑性的。之後不管是透過回顧、閱讀、田野、訪談方式等找尋靈感,讓這些想法、素材、元素有產生鏈結的可能,但這些還是要不斷的調整、擴充、組織和整合,有時還需要重新打散再一次架構,自然地就會理出最主要清晰的脈絡,這是故事最厚實交織的地方,也是自己當下想傳達給觀眾的部分,這是自己邊創作邊發展的一種方式。

海、河、山,三篇故事

這些年挖掘出許多不錯的題材,但目前會先寫三篇關於在地的故事,將以鯤島(拉美島)、東螺溪、燕霧大山(水沙連)為原型來發展,並加入烏鬼、芒神、矮人的意象形塑,經過這兩三年來的自我生命回顧、在地認識探索、現代社會觀察的累積,可寫作發揮的材料也越來越紮實,希望能慢慢地將這些元素提煉轉化,創造出魔幻、奇幻或玄幻且又架空的本土故事。

背景筆觸細節描繪

找了張外拍的台南武廟照片,開始加強一些細節和筆觸的刻畫,這邊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慢慢練習。

實景照片轉美術背景

這陣子找了山本二三、小林七郎、小倉宏昌、男鹿和雄、木村真二、草薙、大野廣司、池信孝等的一些美術背景作品,發現日本動畫裡頭有很多案例,將實拍轉動畫背景風格的作品,自己也找了這張回二水時拍的照片練習了一下。

照片轉水彩背景風格繪製

在研究一些新海誠的背景和Matte Painting的技術,找了一張以前勘景時巷弄街道的照片,練習了一張將實拍照片轉水彩風格背景的感覺。

創作靈感就在我們的生活裡

最近發掘出許多有趣的新題材,等待時間去發展、組織和揉合,不管是生活、記憶、回憶、思想、情感都是創作的養分,也是最好且熟悉的靈感來源,希望能將藍眼淚、星空、石滬、藍洞、黑潮、鯨魚等元素,透過想像轉換成情節的設計,將它融入劇情轉化成新的詮釋,讓其中的角色或人物鮮活起來。

「創作靈感充滿生活周遭,只要多一點探索與想像,就等著我們細心去發掘。」

《烏鬼》雙主角 概念草稿

《烏鬼的眼淚》海神鯤王 測試草圖

這是烏鬼母子三人小時候的合照,和海神女媧、白鯤鯓王的一些想像概念草稿。

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人

老爸、阿嬤與女友,是我最親、最好、最愛的三個人,
各在自己生命中不同階段一一的離開了,
而這些事情,也讓我學會了獨立、堅強和放下。

這兩、三年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刻,
還好這些朋友、夥伴、學生們的陪伴,才能讓我慢慢的走了出來,
謝謝你們,感恩。

相信這些的記憶、感受、體會,將默默的在心中埋下三顆新的種子,
慢慢的在未來裡萌芽、成長、茁壯,也期許新生後的自己,
能更加的成熟、懂事、貼心,繼續的往前~加油!

黑潮與信魚

相信今天330的這波黑潮,會是台灣未來的一股清流,
讓信魚洄游的一個契機,也是這社會最溫暖、安定、光明的力量。

向日葵與陽光,最溫柔的擁抱。

今年的春天似乎特別寒冷,但凍結不了我們大家的心,
感謝這次參與學運的學生們,謝謝你們。
給台灣這塊土地的溫暖,也謝謝向日葵曾給我的愛。

相信你們,將會是這社會一股新生的力量,
我也相信,一起等待著陽光出現的時刻,
太陽花會再度美麗的綻放,期待再一次最溫柔的擁抱,
是我們共同堅守的信念,也是自己該勇敢去愛的時候。

什麼是烏鬼?

是魚,亦是鳥,
還是荷西時期的紅毛奴、扛廟角的憨番,
或是那路一旁的野菜、祭祀鬼神的山豬、很會跑的烏鬼仔,
早已慢慢消逝的矮靈一族與海神家族呢?

而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裡,
是否都住著一個淘氣的小黑鬼,
和傳說中那個美麗的烏鬼女神。

烏鬼角色草圖2

畫畫

握筆長一些打稿勾勒會比較流暢,半瞇著眼睛來看明暗輪廓造型,注意力集中在腦海裡的畫面上,自由無意識的將線條描繪下來。

河村、山城的故事

這些年慢慢翻閱故鄉的一些文獻史料、老照片,了解老東螺人、二八水和頂店仔的先民生活,也問了爺爺以前早期老二水的人事物,陸續拜訪本地的老師、同學、朋友、文史工作者,讓自己更了解所出生的地方。在《烏鬼》以漁港為背景創作後,接下來希望以家族和故鄉為原型發想,對於這塊土地的記憶、情感與熱愛,並藉著創作由外而內探索認識台灣,將準備開始寫關於敘述河村、山城的兩篇故事。

黑,生命的顏色

黑,生命的顏色。

需要一點一抹的黑,來襯托豐富的色彩,
有了黑才能打開心體悟,了解生命的美好與缺憾。

隨著時光慢慢的流逝,等待那道白光的乍現,
七彩交融的一瞬間,再度灑落美麗的彩虹微笑。

《烏鬼的眼淚》風格測試草圖

前些日子邊發展故事邊畫概念草圖,感覺會比較有畫面和影像感,這些是還在抓風格測試的階段一些主要角色的草稿。

閱讀

最近慢慢喜歡上看一些關於民俗野史、神話傳說、人類學、古文明、生態自然、太空星系等文章,使我想起了小時候曾有過考古學家的夢想,雖然這些都早已消逝或只能遙望,但讓人有無限想像和探索的可能。

破繭重生的心

必須勇敢地咬破自己的繭,才能看見陽光、呼吸空氣,蛻變成美麗的蝶,飛向更寬闊自由的天,重新感受生命的美好。

餘生

「對於要寫的題材,應該是花了生命去瞭解,經過時間的沉澱而成熟,直到它進入內在,感覺到不得不寫。」
─舞鶴

信仰

相信、自信、信念,信仰自己的心。

經過這一兩年來沉澱後的自己,開始要一步步的慢慢往前邁進。未來會將生活中的一些觀察、感受和想法,與創作上的日誌、隨筆或草圖,分享到這個部落格上,努力地朝著最初的自己前進,繼續加油!!!

最初的夢《眷》

少年仔~該回來了,我沒忘了那最初的夢。這幾天在翻閱一些以前的舊筆記本,發現裡頭夾著一張手寫的紙,是當拍完《眷》時(2003.06.25)所寫下的感想,雖然沒留下當時那拍攝的影片,但再次的看了當初的劇本,似乎影像畫面都還在腦海中,才發覺和最近在發展的新劇本,依稀有一些些影子殘留在裡頭。

(最近內心裡的那個我,似乎比較不會哭泣了,該學習著慢慢一個人走,繼續往前,加油!)

邊創作邊摸索著前進

上次在聚會上和大家討論一下故事大綱,最近也開始找一些朋友幫忙看劇本,這樣似乎有助於自己釐清一些主軸、問題和方向,邊創作邊摸索著前進,慢慢抓回專注與創作的思緒中,繼續加油!!!^^

紅山藥和芋頭

想起小時候常和爺爺去田裡挖紅山藥或芋頭,有時候會挖到大顆一點地,覺得那是老天爺特別給我們的,就會感到開心且滿足那單純的喜悅。

松柏坑

前天傍晚去松柏坑爬山,沿路上看到很多的猴子猴孫,有的還跑出來偷拿攤販賣的芭樂或茶葉蛋,最後走到有座橋的一旁...看到一隻猴王正常躺著小弟幫忙抓蝨子,很舒服又享受的感覺。

烏鬼的眼淚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記憶一日一片模糊,但情感卻悄悄在累積,而思緒也慢慢在凝聚。

「愛情」或「夢想」似乎是我一直在追尋的人生課題。這些年自己似乎很容易傷感,希望這一滴滴落下的眼淚,能化作創作的能量與對生命的熱情。而那個可愛又美麗的烏鬼女神,卻慢慢地隨時間消逝在記憶當中,只能讓它永遠地停留在內心深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