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4的文章

烏鬼仔菜...龍葵。

一種常見的原生野菜,不只是種可以吃的菜,也是一種思念的菜,讓人在食用的同時,回憶起藏在內心多年的記憶,也許是小時候饑餓時的感覺,也許是邊吃邊想起自己的親人,邊吃邊流下思念的眼淚。

想像力

將每天生活中所見的一切,加入一些些想像力的空間,將此現實延伸、幻想、再造,每次所看見的東西,就會有不同的感覺,也會慢慢地有趣、生動、活潑了起來,每天都過得很不一樣。

土龍與龍紋石

「土龍」一種奇特又傳奇的生物,它不是蛇,也不是龍,是屬蛇鰻科,民間傳說和古書常被記載出現,在日本被塑造成妖怪或謎樣的聖獸。
而在濁水溪的眾多神話裡,也有土龍的傳說故事,所以將原來第二篇故事《鱸鰻》的片名調整為《土龍》。
另外,加入了「龍紋石」的重要元素,它是金、鐵、銅、玉、石與共的原始礦物,將是劇情中滿關鍵、象徵、吸引的一樣東西,希望這些設定更符合之後想發展的奇幻主題。

關於二八水和家族的故事

創作像是在整理以前的情感、經驗和回憶,試著去回想小時候常作、國高中生活的一些事情,慢慢地去梳理這些記憶和事情,也聽爺爺說過往的一些人事物,更認識了自己家族的歷史和家鄉的故事。

《烏鬼的眼淚》全知的觀點

《烏鬼的眼淚》終於決定要用拿一種敘事觀點來帶入劇情,
希望以葵/蝶的角度來切入說故事,設定以她/半人半鬼較全知(女神)的觀點,

藉由想像/夢想、內心/現實、夢境/愛情這三塊部分,
來跟小天、阿海、小瞳三位主角們接觸,
這是連結三個角色的關鍵,主要三層內涵的重要設定。

《烏鬼的眼淚》新申請的作品網站。

前陣子去申請了一個新的網頁,會陸續將部落格以前的一些創作日誌、原案構想、發展思路等文章,慢慢地整理到這個作品網站,也會加入近幾年的一些故事概要、概念草圖、背景風格測試等近況。

作品網站 http://siow3033.wix.com/studiomessiah
Art https://www.facebook.com/animationmovieamos
Write http://animationmovieamos.blogspot.tw/

未來創作先以原作發展(文字、圖像和美術)的部分為主,希望徵求有興趣參與前製的創作夥伴,一起投入來完成這部魔幻寫實風格的作品,完成後預計會先獨立出版一些書籍或設定。

☆ 阿墨斯作品(預計出版)
● 小說/創作書(文字)
● 繪本/設定集(圖像)
● 前導/原作展(影片)

有興趣加入者可寄作品履歷至(siow3033@gmail.com) By Amos,感謝!!

鸕鶿(烏鬼)捕魚

鸕鶿(烏鬼)捕魚是一種古老的傳統捕魚方式,在台灣的西南沿海(北門、東石)一帶濕地,
冬季時也常出現這種鳥類南下棲息,希望能將此設定加入劇情,和主角與大海間的互動,
這樣一來故事就又更有趣一些,也更充滿特殊的神秘性。

不斷的閱讀想像、感受體會。

在完成《冬蟲夏草》、《大頭仔的三塊厝》、《鯉魚‧祭》這三部短篇作品後,開始嘗試想要寫長篇的故事,希望以海、河、山為主題創作,所以先確定影片大致的類型方向,並以自己成長的生命經驗為基底出發。背景設定為魔幻或奇幻架空的虛構世界,感覺需要先好好的作功課,拉長了前期創作的準備時間,讓自己的思緒、情感和回憶沉澱一下,在慢慢的去構思和發展這次的文本。

而這些年透過不斷的閱讀想像,找尋一些題材、元素、靈感或故事,從八家將、燒王船、溫王爺、漁村文化、海神信仰等,擴展到看台灣奇幻歷史與海洋、平埔相關的小說或鄉土文學,延伸至二八水、濁水溪、家族的民間野史,與南島文化、人類、考古學的研究,最近則慢慢看一些古文明的神話、傳說和古典的史詩等,更深入地探索發現越多也越覺得有趣。

並多次的去實地訪查感受,從台南的五條港、海安路,安平、四草,喜樹、灣裡、茄萣,西港、安定,北門、七股,東港、小琉球,北斗、鹿港、笨港,集集、水里、車城,這些山城、漁村、河港等地方,到這次一個多月的環島之旅,以平埔、原鄉、高山部落和小漁村、田野為路線,也更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輪廓。

在這過程中看到了許多東西也學到很多,多了不一樣的人生體會、生命經驗和記憶,這些都是未來創作的素材、養分及寶庫,也提供了可書寫的方向和發揮的空間,需要一步步吸收、內化、再轉化出來,希望能讓故事或劇本越來有趣且豐富。

長篇故事的創作

這幾年開始慢慢寫長篇的故事和劇本,了解到創作真的需要時間的累積,雖然一開始大致上有個方向和類型、題材,但是大部分的人物或劇情都還很模糊且充滿可塑性的。之後不管是透過回顧、閱讀、田野、訪談方式等找尋靈感,讓這些想法、素材、元素有產生鏈結的可能,但這些還是要不斷的調整、擴充、組織和整合,有時還需要重新打散再一次架構,自然地就會理出最主要清晰的脈絡,這是故事最厚實交織的地方,也是自己當下想傳達給觀眾的部分,這是自己邊創作邊發展的一種方式。

海、河、山,三篇故事

這些年挖掘出許多不錯的題材,但目前會先寫三篇關於在地的故事,將以鯤島(拉美島)、東螺溪、燕霧大山(水沙連)為原型來發展,並加入烏鬼、芒神、矮人的意象形塑,經過這兩三年來的自我生命回顧、在地認識探索、現代社會觀察的累積,可寫作發揮的材料也越來越紮實,希望能慢慢地將這些元素提煉轉化,創造出魔幻、奇幻或玄幻且又架空的本土故事。

背景筆觸細節描繪

找了張外拍的台南武廟照片,開始加強一些細節和筆觸的刻畫,這邊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慢慢練習。

實景照片轉美術背景

這陣子找了山本二三、小林七郎、小倉宏昌、男鹿和雄、木村真二、草薙、大野廣司、池信孝等的一些美術背景作品,發現日本動畫裡頭有很多案例,將實拍轉動畫背景風格的作品,自己也找了這張回二水時拍的照片練習了一下。

照片轉水彩背景風格繪製

在研究一些新海誠的背景和Matte Painting的技術,找了一張以前勘景時巷弄街道的照片,練習了一張將實拍照片轉水彩風格背景的感覺。

創作靈感就在我們的生活裡

最近發掘出許多有趣的新題材,等待時間去發展、組織和揉合,不管是生活、記憶、回憶、思想、情感都是創作的養分,也是最好且熟悉的靈感來源,希望能將藍眼淚、星空、石滬、藍洞、黑潮、鯨魚等元素,透過想像轉換成情節的設計,將它融入劇情轉化成新的詮釋,讓其中的角色或人物鮮活起來。

「創作靈感充滿生活周遭,只要多一點探索與想像,就等著我們細心去發掘。」

《烏鬼》雙主角 概念草稿

《烏鬼的眼淚》海神鯤王 測試草圖

這是烏鬼母子三人小時候的合照,和海神女媧、白鯤鯓王的一些想像概念草稿。

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人

老爸、阿嬤與女友,是我最親、最好、最愛的三個人,
各在自己生命中不同階段一一的離開了,
而這些事情,也讓我學會了獨立、堅強和放下。

這兩、三年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刻,
還好這些朋友、夥伴、學生們的陪伴,才能讓我慢慢的走了出來,
謝謝你們,感恩。

相信這些的記憶、感受、體會,將默默的在心中埋下三顆新的種子,
慢慢的在未來裡萌芽、成長、茁壯,也期許新生後的自己,
能更加的成熟、懂事、貼心,繼續的往前~加油!

黑潮與信魚

相信今天330的這波黑潮,會是台灣未來的一股清流,
讓信魚洄游的一個契機,也是這社會最溫暖、安定、光明的力量。

向日葵與陽光,最溫柔的擁抱。

今年的春天似乎特別寒冷,但凍結不了我們大家的心,
感謝這次參與學運的學生們,謝謝你們。
給台灣這塊土地的溫暖,也謝謝向日葵曾給我的愛。

相信你們,將會是這社會一股新生的力量,
我也相信,一起等待著陽光出現的時刻,
太陽花會再度美麗的綻放,期待再一次最溫柔的擁抱,
是我們共同堅守的信念,也是自己該勇敢去愛的時候。

什麼是烏鬼?

是魚,亦是鳥,
還是荷西時期的紅毛奴、扛廟角的憨番,
或是那路一旁的野菜、祭祀鬼神的山豬、很會跑的烏鬼仔,
早已慢慢消逝的矮靈一族與海神家族呢?

而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裡,
是否都住著一個淘氣的小黑鬼,
和傳說中那個美麗的烏鬼女神。

烏鬼角色草圖2

畫畫

握筆長一些打稿勾勒會比較流暢,半瞇著眼睛來看明暗輪廓造型,注意力集中在腦海裡的畫面上,自由無意識的將線條描繪下來。

河村、山城的故事

這些年慢慢翻閱故鄉的一些文獻史料、老照片,了解老東螺人、二八水和頂店仔的先民生活,也問了爺爺以前早期老二水的人事物,陸續拜訪本地的老師、同學、朋友、文史工作者,讓自己更了解所出生的地方。在《烏鬼》以漁港為背景創作後,接下來希望以家族和故鄉為原型發想,對於這塊土地的記憶、情感與熱愛,並藉著創作由外而內探索認識台灣,將準備開始寫關於敘述河村、山城的兩篇故事。

黑,生命的顏色

黑,生命的顏色。

需要一點一抹的黑,來襯托豐富的色彩,
有了黑才能打開心體悟,了解生命的美好與缺憾。

隨著時光慢慢的流逝,等待那道白光的乍現,
七彩交融的一瞬間,再度灑落美麗的彩虹微笑。

《烏鬼的眼淚》風格測試草圖

前些日子邊發展故事邊畫概念草圖,感覺會比較有畫面和影像感,這些是還在抓風格測試的階段一些主要角色的草稿。

閱讀

最近慢慢喜歡上看一些關於民俗野史、神話傳說、人類學、古文明、生態自然、太空星系等文章,使我想起了小時候曾有過考古學家的夢想,雖然這些都早已消逝或只能遙望,但讓人有無限想像和探索的可能。

破繭重生的心

必須勇敢地咬破自己的繭,才能看見陽光、呼吸空氣,蛻變成美麗的蝶,飛向更寬闊自由的天,重新感受生命的美好。

餘生

「對於要寫的題材,應該是花了生命去瞭解,經過時間的沉澱而成熟,直到它進入內在,感覺到不得不寫。」
─舞鶴

信仰

相信、自信、信念,信仰自己的心。

經過這一兩年來沉澱後的自己,開始要一步步的慢慢往前邁進。未來會將生活中的一些觀察、感受和想法,與創作上的日誌、隨筆或草圖,分享到這個部落格上,努力地朝著最初的自己前進,繼續加油!!!

最初的夢《眷》

少年仔~該回來了,我沒忘了那最初的夢。這幾天在翻閱一些以前的舊筆記本,發現裡頭夾著一張手寫的紙,是當拍完《眷》時(2003.06.25)所寫下的感想,雖然沒留下當時那拍攝的影片,但再次的看了當初的劇本,似乎影像畫面都還在腦海中,才發覺和最近在發展的新劇本,依稀有一些些影子殘留在裡頭。

(最近內心裡的那個我,似乎比較不會哭泣了,該學習著慢慢一個人走,繼續往前,加油!)

邊創作邊摸索著前進

上次在聚會上和大家討論一下故事大綱,最近也開始找一些朋友幫忙看劇本,這樣似乎有助於自己釐清一些主軸、問題和方向,邊創作邊摸索著前進,慢慢抓回專注與創作的思緒中,繼續加油!!!^^

松柏坑

前天傍晚去松柏坑爬山,沿路上看到很多的猴子猴孫,有的還跑出來偷拿攤販賣的芭樂或茶葉蛋,最後走到有座橋的一旁...看到一隻猴王正常躺著小弟幫忙抓蝨子,很舒服又享受的感覺。

烏鬼的眼淚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記憶一日一片模糊,但情感卻悄悄在累積,而思緒也慢慢在凝聚。

「愛情」或「夢想」似乎是我一直在追尋的人生課題。這些年自己似乎很容易傷感,希望這一滴滴落下的眼淚,能化作創作的能量與對生命的熱情。而那個可愛又美麗的烏鬼女神,卻慢慢地隨時間消逝在記憶當中,只能讓它永遠地停留在內心深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