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同一個方向

讓故事所有的線索或伏筆...都往同一個方向去發展,推觀眾一步步的進入劇情,感受角色或情節帶給的衝擊及體驗。(多謝飛鳥學長的點醒)

脆弱

創作最好的是,不知從哪兒得到它,不曉得哪來的靈感,其實是他來找你的。
─李安談「脆弱」。

烏鬼角色草圖

5B鉛筆

喜歡上5B鉛筆的手感,很好拿來打稿和構圖,這隻(STAEDTLER)的快畫完了,剛跑去學校附近的美術社,買了4隻新的(不同牌子)和一隻代針筆(0.4),等等再來畫畫看感覺^^

海神的情書

《烏鬼的眼淚》寫給海神的第一封情書。

阿海、小天、小瞳,主要的三位角色,分別代表內心、想像、夢境三層情感,而這三條敘事主線最後如何交織,蝶/葵(烏鬼)是關鍵性的記憶鏈結。

烏鬼 角色概念

勇氣

在我心裡最苦的時候,妳讓我遇到了宮二,你告訴我要有足夠的勇氣,去相信自己,我作到了。王家衛《一代宗師》

安心

這陣子常聽著音樂畫畫,不知不覺地就畫到了很晚,心情也慢慢的沉靜了下來...
有種很富足又安心的感覺。

烏鬼雙主角 概念草圖2

《千年女優》今敏訪談。

《千年女優》今敏訪談。

這是意大利媒體於2002年12月就「千年女優」對今敏導演所做的訪談,內容涉及面很廣,採訪者追問了一些導演個人的問題,有些得到了回答、有些則沒有。一共有21個問題,由於內容比較多,分為兩次譯出。這裡是問題(1)-(21)的問答譯文。


(1)您是怎麼踏入電影導演這一行的?是不是有什麼契機促使您成為了導演?

有一天,有人跟我說「準備策劃一部名叫Perfect Blue的OVA動畫,您是否有興趣來當導演啊」,如此這般我就當上了導演。至於他們為什麼找我來當導演,據說是製作公司MADHOUSE的製片人一直在註意我過去經手過的那些作品,而且他很喜歡我擔任劇本·分鏡和演出的那集「喬喬冒險奇遇」的緣故。

一般來說現在手裡的工作與接下去的活計之間不會具有什麼自然的關聯性,所以自己一定要注意主動去開拓工作的可持續發展性。

(2)請談談您參加「Memories」的經過吧。

也算不上什麼特別的經歷。我是因為漫畫「AKIRA」而結識了大友克洋先生,從那之後便時不時地和他共事了。於是大友先生製作動畫電影合集(也就是後來的「Memories」)的時候我自然也就參與了進來,經過就是如此。執導「她的回憶」的森本晃司先生也要我「務必一起來做」。起初是準備讓我負責劇本和角色設定的,不過後來角色方面我只畫了一些草案。
這部作品是我的劇本處女作,為什麼讓我這樣一個沒經驗的菜鳥來負責劇本的創作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動畫業界人才匱乏。正是因為有了這次創作劇本的經歷,才促使我決定執導之後的那些原創作品。可以說,這也是我熱衷於現實與幻想交匯題材的開端吧。



(3)在藝術界,有沒有值得導演您稱其為「老師」的人物?如果有,您能否告訴我那是誰嗎?

沒有。

不過,我非常敬仰擔任「千年女優」音樂工作的平澤進先生,從他的音樂和製作態度中我學到了很多,而且我創作的故事和點子也深受他的影響。

(4)您在過去人生中遇到的最大難關是什麼?還有,現在您作為一位著名電影導演,在前進道路上還面對著怎樣的問題呢?

過去人生中遇到的最大難關……這太私人啦,不告訴你(笑)。

還有就是我也不是什麼「著名電影導演」,所以也沒有名人的那些煩惱啦。或者應該說,我現在頭疼的正是知名度太低呢(笑)。

目前在導演工作方面沒有什麼特別的阻力,但是對於作品的延續性來說則並非如此,我必須決定下一部作品的企劃——這就是當前的問題了。因為我想避免…

烏鬼雙主角 概念草圖

烏鬼角色 概念發展

最近發展的一些草圖

這陣子晚上比較空閒沉靜時,開始發展一些視覺的概念圖,邊上網找了原畫和背景資料來參考,慢慢找回小時候亂塗鴉、高中時畫水彩的樂趣與滿足,畫圖似乎也漸漸地找到了自己的手感,加油^^

《烏鬼》 概念草稿

《風起》宮崎駿訪談─飛越太平洋上的零式戰鬥機

《風起》宮崎駿訪談

電影導演宮崎駿的新作《風起》於7月20日正式開始在劇場公映。其主人公是因設計出參與過太平洋戰爭的戰鬥機——零戰而為人所知的堀越二郎。宮崎駿在電影創作之餘,也一直堅持戰爭與兵器類寫實漫畫的創作。為何如此著迷於兵器,以至於去描寫一個兵器的設計者。我們來聽聽他復雜的內心想法。

問:聽說你過去曾想購買美國一架零式戰鬥機的真身。

宮崎駿:飛機只有飛翔在空中時才是最美的。當時我特別想看零戰飛行的樣子,並且想看到日本人操縱它飛翔,而不是美國人。我還夢見它飛行在橫亙於吉卜力工作室上空的高壓線之下。但最終被妻子的一句“傻瓜也得有個譜”給了當頭棒喝,這個想法才告一段落。



問:讓您如此著迷的零戰,其魅力在於哪裡。

宮崎駿:包括我自己在內,日本某個時期成長起來的少年對之前的戰爭都懷有非常複雜的情結。這種情結的象徵便是零戰。日本因為愚蠢的自大發動了戰爭,給整個東亞地區帶去災難,使這些地區變成了焦土。在實際的戰鬥中,也只擁有一段作戰能力低下的不光彩歷史,比如中途島海戰。而在這樣不光彩的歷史當中,只唯有零戰才能稱得上“並沒有輸掉”。開戰時多達322架的零戰和歷次戰鬥中的零戰飛行員都擁有駭人的力量。

使零戰成為一流飛機的,是它的設計師堀越二郎非比尋常的靈感。與零戰同時期的還有另一款出自其他設計師之手,的名為“隼”的戰鬥機。二者大小類似,引擎也相同,徹底輕量化的設計理念更是也如出一轍。在武器裝備方面,零戰還要更重一些。然而,兩款飛機並排開始飛行時,零戰的速度卻更快,而且飛得遠多了。簡直不可思議。堀越二郎他掌握了難以用語言描述了用語言無法說明的空氣力學之謎。

那些整天把零戰掛在嘴邊的狂熱迷,大多是一些懷有頑固情結,虛榮心極重的人。我不想看到堀越二郎這樣一個超越思維與技術能力的天才所創造出的極富才華的成果,變成愛國主義和民族情結的發洩口。我想用這部電影,把堀越二郎從這一類人手中奪回來。



問:你一方面批判戰爭,另一方面又對零戰這種兵器情有獨鍾。內心不會矛盾嗎?

宮崎駿:非常矛盾。我對兵器的愛好更多的是一種童心的流露。有一次,在大學財政學的課堂上,作為題外話,教授滔滔不絕地講述了戰爭經濟如何嚴重地破壞了國民經濟,他的話對我的打擊很大。我忽然覺得,自己收集的那些有關兵器的書還有模型簡直毫無用處,回去後一狠心,全部扔掉了。

雖然如此,可是多年過去後,每次碰到這類書,還是會情不自禁地買下來…

思念的種子

心...一直在流血,等待著痊癒的那天,但似乎是不會好了? 好想逃回最初出生的地方,讓思念的種子回到熟悉的泥土,隨著水、陽光、時間慢慢地沉澱,希望有一天能再度的萌芽,長成溫暖又帶著滿滿愛的大樹。

《神隱少女》創作幕後訪談錄

《神隱少女》創作幕後訪談錄

《千與千尋的神秘仙蹤》的日文原名為《千と千尋の神隠し》,日本語“神隱”之意思接近粵語的“鬼掩眼”,日本古語雲,有時找不到的東西,其實只是給神魔隱藏起來,待一會自然出現眼前。在片中,10歲的女主角千尋的雙親被神魔變成畜牲收監,有待千尋打工贖回,她的父母遭“神隱”去了。而全名為荻野千尋的千尋因為在魔界幹活,故硬將她的名字奪去,只余下“千”一字,一個屬于靈幻國度的稱號。


宮崎駿為10歲女孩而作故事來源自童年

  宮崎駿對現實發言

  自《幽靈公主》后宣布退休的宮崎駿又回來了,他的這部新作《千與千尋》,自7月份上映后兩個月即成為日本電影史上票房最高的電影,創下無人可及的紀錄,而近日該片在香港上映,同樣引來一片讚賞聲。

  問:這一部電影的創作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何以會想到創作這樣一部動畫?

  宮崎駿:《千與千尋》是為我五位小朋友而創作的。這五位小朋友是我朋友的女兒,十歲左右,每逢夏季,都會到我山邊的小屋來。有時我想,我們制作過不少關於小孩的電影,卻沒有一出是為十歲女孩而作的,大概也該為她們做點什麼吧。

  問:你怎麼去了解10歲女孩喜歡些什麼呢?

  宮崎駿:為了創作這樣一個故事,我看過好一些時下女孩所看的漫畫都是些俗不可耐的浪漫愛情故事。我深信這絕不是一個十歲女孩所渴求的。難道我們就不能創作一些能引起她們共鳴的故事嗎?

  問:故事的背景,靈感來自哪裡?

   宮崎駿:說到故事的背景,這多少是源自我童年的回憶。《千與千尋》裡的“神秘之城”,是根據江戶東京建築物園而描繪的。我在那裡留下不少童年的足跡;現 在仍經常到那兒散步,緬懷一下童年舊事。面對古舊的建築,我不禁覺得現代人應該反省反省:他們總是誇大自己的問題,難道都忘了古人是怎樣克服種種困難的 嗎?只要我們能重拾昔日的勇氣,那麼,天大的困難也可以克服。

  問:還有其它的一些場景呢,比如大浴場?

   宮崎駿:至於故事中的溫泉大浴場,則是源自我童年時的遐想。我小時候到過一所日式浴場,布置非常特別,令我印象難忘,一直希望創作一個以此為背景的故 事。有時我忽發奇想:一個專為神仙而設的浴場必定更為有趣———現今的神仙日理萬機,大概也想偷得浮生半日閒吧。這就是你們在《千與千尋》裡看到那有神仙 光顧的浴場了。



  問:能夠引發這麼多人的喜愛和共鳴,《千與千尋》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宮崎駿:《千與千…

海神

海浪是有記憶的,有生命的,潛水射到大魚是囤積謙虛的鐵證,每一次的大魚就囤積第二回的謙恭。射到大魚不是了不起的事,但海能記得你的人,海神聞得出你的體味,才是重點。─夏曼.藍波安

角色

越是去深刻人物的背景塑造,(他/她)會在你的心裡長血長肉,似乎像是有靈魂般的存在,角色慢慢的有了情感、個性,偶而出來跟你說話、微笑。

靈感像釣魚

創作有時就像是在釣魚一樣,慢慢等待著靈感上鉤的那一刻。昨晚睡前看了些書後就早入睡了,但才躺下去睡了沒過多久...醒來~這時腦中突然閃過一些想法,將這陣子思索的一些問題都鏈結了起來,更釐清了劇本上的一些大方向。這次釣到的是一條又肥又美的大鮮魚^^感恩!!!

時間

有些好的故事或題材,要讓它隨時間的發酵,越研究文獻就挖掘的越深...也發現更多有趣的靈感,文本的發展空間也就越大...邊創作邊繼續探索著前進。

白與黑

「小白的心裡缺了好多螺絲,上帝忘了放進來了;小黑也是,他也被做壞了,是失敗品;但小黑缺的螺絲,小白全部都有。」─惡童當街

郵票

今天去郵局寄掛號信,順便買了本去年的郵票冊(龍年),記得集郵的這個習慣,是小學4、5年級就開始了,那時如果一有新的郵票發行,我們都會一大早跑去郵局排隊,現在則是每年直接買了整年度的郵票冊,而看職棒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點,突然感覺日子過的好快。

宮崎駿《魔法公主》與庵野秀明《福音戰士》對談錄

此篇譯稿原文出自1997年7月,《魔法公主》與《福音戰士》兩片同時首映對決當時,宮崎駿與庵野秀明接受雜誌邀約的對談記錄。

宮崎: 我想庵野應該不會簡單透露他下一步想要做什麼吧?

因為庵野的最大優點,就是會老老實實的埋頭苦幹。

庵野:是嗎......(笑)

宮崎:從你做了《THE END OF EVANGELION》這種直接的電影就能看出來了啊,

電影老老實實的証明了EVA裡原本就什麼都没有。

庵野:是啊,我就是傻老實人。

(譯者註:當聽到這句話時,庵野秀明的表情很耐人尋味)

宮崎:這個作品讓我知道了妄想的社會是什麼樣子的,真不想看到現在的年輕人都這個樣子。

總之,庵野能憑藉《EVA》成功還是件好事,這樣工作機會和曝光率都會大幅提升了。

以後就希望你能早點從《EVA》的光環裡走出來,

不然說不定10年,20年後,還會有人說你是“那個做了EVA的庵野先生”,那可就麻煩了啊。

(譯者註:不愧是宮崎駿,他的預言現在看來無比正確)

庵野:說的也是啊。

宮崎:所以我覺得,以後你還是不要再從《EVA》裡挖掘價值了,這樣對你不是好事。
(だから、今後一切、『エヴァンゲリオン』に手を出さない方がいいと思う。)



庵野:這點您就放心吧,這邊我已經都打理好了,

接下來我打算專心做少女漫畫題材《他和她的故事:彼氏彼女の事情》呢。(笑)

宮崎:那就是和我走一樣的路線了?

庵野:就是啊,後來我才發現,真是不爽啊。

宮崎:没啥搞頭啊。

庵野:就是啊。

宮崎:你那部真人電影《LOVE & POP》是專門為了擺脫《EVA》的晦氣才拍的嗎?

庵野:老實說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笑)

宮崎:如果你再這樣圍著《EVA》不放,

那樣到以後你還是會被人當成“那個做《EVA》的庵野先生”,

所以要是能認識到這種危機,做點其他的作品確實是個符合你庵野秀明作風的調整方法。

對於你來說,本來出發點不是動畫,而是特攝片《超人力霸王》吧?

因為你本來就是與其相信現實,更願意相信映像管中世界的那一種人嘛。
(このまま『エヴァンゲリオン』で追いまくられたら、

庵野は、「エヴァンゲリオンの庵野さん」になってしまうとかさ。)

庵野:從小學到中學那段時間確實是這樣 ......

宮崎:所以你看,那以後你就掙脫不出來了吧?

不是說你想掙脫還是不想掙脫的問題,而是你身上現在就體現著這個世界上最嚴重的心理問題。

庵野:就因為很難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