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4的文章

黑潮與信魚

相信今天330的這波黑潮,會是台灣未來的一股清流,
讓信魚洄游的一個契機,也是這社會最溫暖、安定、光明的力量。

向日葵與陽光,最溫柔的擁抱。

今年的春天似乎特別寒冷,但凍結不了我們大家的心,
感謝這次參與學運的學生們,謝謝你們。
給台灣這塊土地的溫暖,也謝謝向日葵曾給我的愛。

相信你們,將會是這社會一股新生的力量,
我也相信,一起等待著陽光出現的時刻,
太陽花會再度美麗的綻放,期待再一次最溫柔的擁抱,
是我們共同堅守的信念,也是自己該勇敢去愛的時候。

什麼是烏鬼?

是魚,亦是鳥,
還是荷西時期的紅毛奴、扛廟角的憨番,
或是那路一旁的野菜、祭祀鬼神的山豬、很會跑的烏鬼仔,
早已慢慢消逝的矮靈一族與海神家族呢?

而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裡,
是否都住著一個淘氣的小黑鬼,
和傳說中那個美麗的烏鬼女神。

烏鬼角色草圖2

畫畫

握筆長一些打稿勾勒會比較流暢,半瞇著眼睛來看明暗輪廓造型,注意力集中在腦海裡的畫面上,自由無意識的將線條描繪下來。

河村、山城的故事

這些年慢慢翻閱故鄉的一些文獻史料、老照片,了解老東螺人、二八水和頂店仔的先民生活,也問了爺爺以前早期老二水的人事物,陸續拜訪本地的老師、同學、朋友、文史工作者,讓自己更了解所出生的地方。在《烏鬼》以漁港為背景創作後,接下來希望以家族和故鄉為原型發想,對於這塊土地的記憶、情感與熱愛,並藉著創作由外而內探索認識台灣,將準備開始寫關於敘述河村、山城的兩篇故事。

黑,生命的顏色

黑,生命的顏色。

需要一點一抹的黑,來襯托豐富的色彩,
有了黑才能打開心體悟,了解生命的美好與缺憾。

隨著時光慢慢的流逝,等待那道白光的乍現,
七彩交融的一瞬間,再度灑落美麗的彩虹微笑。

《烏鬼的眼淚》風格測試草圖

前些日子邊發展故事邊畫概念草圖,感覺會比較有畫面和影像感,這些是還在抓風格測試的階段一些主要角色的草稿。

閱讀

最近慢慢喜歡上看一些關於民俗野史、神話傳說、人類學、古文明、生態自然、太空星系等文章,使我想起了小時候曾有過考古學家的夢想,雖然這些都早已消逝或只能遙望,但讓人有無限想像和探索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