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4日 星期一

《將》故事大綱(Synopsis)


懷抱著跳八家將夢想的阿克與希望世界和平的小嗣,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一起打架、一起整人也一起吃喝拉撒,阿克跟著他的堂主叔叔學著跳八家將,好不容易在一年一度的燒王船祭典上,他終於可以上場跳八家將。

卡拉OK是一個男人,一直夢想的舞蹈“巴佳江”和lil'Si是一個人,總是希望世界將獲得持久和平。這兩個一起長大,花了每一個醒來的時刻在一起。一克的叔叔是一位輔導員在自家附近的寺廟。
        它終於卡拉OK的大機會在一年一度的船祭儀式進行。上了船祭儀式的開幕當天的鬥爭卻突然出現在中間或人群。

王船祭在這天展開,祭典中突然出現了打架的群眾,原來是阿克與堂口附近的老大跟他的小弟,四人追逐到了堂口前的廣場上,小嗣家就在廣場的對面,而小嗣正好在頂樓吹著鴿笛,等著他喜愛的鴿子回來,也正巧看見了正在與小混混打架的阿克,於是小嗣對著小混混燃放沖天炮,然後也加入戰局,跟著阿克一起惡整了小混混一頓。

這是一個科和一些當地黑幫成員。他們城管科到寺廟入口處的聚集慶祝人群眾目睽睽之下。一次偶然的機會,lil'Si是傾向於他的屋頂他的珍貴的鴿子被靠近寺廟。見狀戰鬥,lil'Si準備了幾個瓶子火箭打發他們對團伙成員。然後,他跑到加入戰鬥,在那裡他與柯給了他們一個王室跳動。
堂主知道後阿克被狠狠的罵了一頓,而阿克的父親也是因為打架鬧事而身亡,因此堂主便罰了阿克這次祭典上不准跳八家將。

        在得知戰鬥,A柯的叔叔是憤怒的與他,並禁止他從執行在今年的演講“巴賈其盎。”他的叔叔是這樣的嚴格要求他,因為他的父親也從類似的械鬥年前去世了。

阿克的心情因此而大受影響,他向小嗣訴說了他不能再跳八家將的事,而小嗣的看法卻不同,小嗣覺得阿克已經練習了一整年了,也沒有別人可以替代他,而八家將的陣頭也不可能少一個人,所以堂主只是說了些氣話,小嗣這樣安慰著阿克,阿克雖然也想不去想這件事,可是這對他來說很重要,尤其是他從小就想要也像父親一樣能跳夠八家將。

一克的心臟是沉重的,他叔叔的話,但lil'Si對此事的不同看法。他告訴柯,他的叔叔只是說,因為他很生氣,有沒有辦法,他們可以只用七人執行“巴佳江”,也沒有一個可以代替他就這麼短的時間內。Lil'Si的話安慰但是A柯忍不住擔心,因為他最大的希望在生活中是執行“巴佳江”像他父親臨終前了。

而老大與小混混還是成天欺負著廟口的攤販,收取保護費,成天無所事事,也討論著要怎麼向阿克還有小嗣討回公道。

同時,該團伙的成員花了一整天困擾著周圍寺廟商店,迫使他們給錢暴徒保護,繪圖的方式來報復卡拉OK和lil'Si的尷尬他們。

終於堂主還是沒辦法找到人替代阿克,又不能不參加祭典,所以還是讓阿克繼續練習八家將,阿克知道之後開心不已,於是高興的要小嗣記得去看他跳八家將,小嗣也開心的一口答應。

最後,A柯的叔叔看到他無法取代他的同意讓他在節日裡跳舞。只要一柯聽到這句話,他的心臟在他跳起來,他跑去告訴這個好消息lil'Si,他答應見毫不猶豫的一科的表現。

祭典主戲當天,小嗣剛放學從學校要趕回家順便去看阿克的路上,遇到了老大與小混混,於是他跟小混混們展開了追逐,另一頭的阿克正為祭典開面畫臉譜,眾人也準備著祭祀,小嗣最後還是被小混混們給追上,而跟他們在廟會中追打,阿克也開始跟著陣頭跳起八家將的陣式,而小嗣一人最終還是不敵兩個小混混的攻擊,被兩人圍毆,這時有人跑到祭典會場穿過人群,告訴了正在跳八家將的阿克,小嗣在廟會被小混混圍打,阿克聽見後,猶豫了一下,卻還是奮不顧身的丟下跳八家將的職務,與堂口叔叔的叫罵,追到小嗣身邊,而小嗣已經倒在地上,痛苦的樣子,於是阿克跟小混混們打了起來……

上的大表演當天,lil'Si面臨的一組對他放學回家的方式相同的團伙成員; 他們立即開始追逐lil'Si。在其他地方,A柯正把他的化妝,準備為他的表現,因為別人為節日的各種儀式和儀式準備。 

        該團伙成員終於趕上了lil'Si寺廟外面包圍了他,並開始給他一生的衝擊。新聞這個在舞蹈的表演中間得到了卡拉OK。他立即留下了他的表現職責救他的朋友,而他的叔叔罵他回來。卡拉OK場所的到來,看看他的朋友毆打和蹂躪鋪設在地面上,開始還加入了進軍的“巴賈機盎”裝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