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千年女優》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


《千年女優》 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

                                                                                                                        /AMOS

    藤原千代子,一個為愛堅信的女演員,一生藉由在戲劇中的角色扮演,同時嘗試找尋真實人生中自我認同的奇女子。本片採用倒敘的手法,從一個影痴立花源也帶著攝影師去探訪開始,千代子翻開相本準備帶觀眾進入回憶隧道時,一句輕描淡寫的旁白:「我在關東大地震中出生,我和我的父親如同交棒一樣,在我來到這世界時他已經離開…」,這句話沒有太多加強語氣也沒有前後停頓,卻是導演在整部影片中埋的最深的一個伏筆,也是全片的關鍵。

    一個對父親沒有印象的女子,在建構父親形象與未來異性上少了一個基點,後來在與擦身而過的革命青年互相認識且互有好感,千代子保管了青年的鑰匙、以手指相勾約定、發現青年為她作的畫,是象徵著千代子浪漫愛情的符號印記,並埋下了思念與追尋的種子。千代子內心也似乎夾雜了三種情愫,一是對父親形象的模糊與思念,二是對這位帶有神秘感且有才華的異性的曖昧情愫,三是二人相遇的年齡正值千代子的學生時期,情竇初開,這三種因素混雜在一起,導致了這段追尋的合理性,也使千代子窮其一生捨命追尋親情、愛情及自我。

    看完之後心情十分的激動且澎湃且,回憶起童真時的愛情之所以令人著迷,或許就如同導演不讓我們看清楚鑰匙男的面容一樣,就因為越不清楚、越不明確的愛戀情愫,越容易引人跌入泥淖與深淵且不自知。影片中關鍵且精心設計絮語:「我一定要找到他!」、「不!我們約好了!」、「它能開啟最重要的東西」、「什麼是最重要的東西呢?」、「不!不要消失!不要再離開我!」,這些傳達出了戀愛中的戀人心情寫照,片尾最後的這句話:「或許我喜歡的,是不斷在愛情過程中追尋的自己!」是整片最重要也最關鍵的話,原來千代子追尋的愛情、自苦的愛情,都是影子。而時常出現在千代子眼底的老婆婆,其實就是千代子的心底原形,而青年只是理想的化身。

    本片使用仿記錄片式的拍攝手法,並又保有動畫的特性,隨著回憶的口述任意變換畫面穿梭時空,現身於所述及的年代、情境,是本片的一大特色,有時喜趣有時又沈重,演遍了日本歷史上,自戰國時代、幕府時代、大正時代、昭和時期、所有大時代的故事,並也涵蓋了日本電影所有的類型,包括古裝時代劇、戰爭諜報劇、戰後時代劇和科幻劇等不同劇種,日本千年的歷史片段就在這些真實與幻像交織中呼嘯而過,與千代子真實人生中的際遇巧妙的相互結合、既虛又實,塑造出一個氣勢雄偉、燦爛輝煌如史詩般的傳奇故事,是一部魔幻寫實之作。

   「千年女優」是部拍給成人看的動畫片,動畫以往是拍給孩子們看的東西,如宮崎駿的動畫藉由孩子的故事反映成人的腐朽、殘酷,及加諸孩童內心深處的恐懼,但不論是從影片本質或找尋愛情或歷史元素,成人似乎更需要動畫,來發酵起常常會失去的童真。忘了被鎖在哪的童真,如同千代子代為收藏的鑰匙,從此展開歸還與開啟之路。因為青年說過:「這把鑰匙很重要。」無形有形的鎖,正鎖住了我們的理想或童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失落千年的古南島紀─Formosa創世神話天書。

這幾天有一個新的想法計劃,希望將南島觀史上分享的內容,和巴布薩與阿立昆平埔社團裡研究的資料,裡面曾被遺忘的史實、野史、神話、傳說、童話、詩歌、民謠等故事,整理收錄成一本海洋原生史詩《失落千年的古南島紀─Formosa創世神話天書》(暫定),以下是目前先整理出的目次共七卷【開天卷】、【闢地卷】、【上古卷】、【中古卷】、【中世卷】、【近世卷】、【近代卷】四十四篇幅。
( 目次篇幅尚在調整歸類中,收編內容也將陸續更新中~歡迎大家提供相關資料、文獻內容、口傳故事或方向建議等,一起來討論共同撰寫完成這本創世神話古書。期待能保留下這些動人的故事,提供未來可能改篇成小說、繪本、漫畫、動畫、電影、遊戲或桌遊等創作,謝謝大家!!!)

※ 尋找適合的出版社當中,也歡迎各位朋友們的推薦與介紹,謝謝大家!!



序言

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神話體系,從非洲的古埃及、中南美的瑪雅、印加與阿茲特克、北美的印第安、歐洲的盎格魯撒克遜、英國的凱爾特、東歐的斯拉夫、地中海的迦太基、中東的猶太與迦南、紐西蘭的毛利、澳洲、中國或日本等都有屬於自己獨特文化的神話故事。

有些藉由長篇敘事史詩傳唱為世人所知,例如美索不達米亞《吉爾伽美什》、《阿特拉哈西斯》、巴比倫《埃努瑪·埃利什》、古希臘《奧德賽》、《伊利亞特》、羅馬《埃涅阿斯紀》、北歐《貝奧武夫》、《詩體埃達》、印度《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日本《古事記》、《日本書紀》等。

此外,還有中古歐洲的三大英雄史詩日耳曼《尼伯龍根之歌》、法蘭西《羅蘭之歌》、西班牙《熙德之歌》。與藏族的史詩《格薩爾王傳》、蒙古族的《江格爾》、吉爾吉斯族的《瑪納斯》、苗族的《亞魯王》,或波斯民族《王書》、以色列民族《約瑟紀》、芬蘭民族《卡勒瓦拉》,這些傳唱了幾千年來的長篇古典史詩,反映了各個民族的傳統文化與生活方式,甚至影響了當代人們的精神思想和內心思維。

有些神話素材則啟發了當代小說家重寫成經典的故事,例如《西遊記》的形象原型來自《羅摩衍那》神猴哈奴曼,托爾金寫《魔戒》時靈感來源獲取自《貝奧武夫》,路易斯《納尼亞傳奇》是一部充滿《聖經》符號的作品,勒瑰恩《地海》受老子《道德經》思想底蘊影響,這些民族都有自己的史詩和留下的傳說。

而身處太平洋島國的台灣,充滿著各式的神話、傳說與民間野史,例如曾經有過的大肚王、卑南王、大龜文、斯卡羅、雞籠與淡水王國,箕模、達谷布亞努、拉美、放索、…

土龍與龍紋石

「土龍」一種奇特又傳奇的生物,它不是蛇,也不是龍,是屬蛇鰻科,民間傳說和古書常被記載出現,在日本被塑造成妖怪或謎樣的聖獸。
而在濁水溪的眾多神話裡,也有土龍的傳說故事,所以將原來第二篇故事《鱸鰻》的片名調整為《土龍》。
另外,加入了「龍紋石」的重要元素,它是金、鐵、銅、玉、石與共的原始礦物,將是劇情中滿關鍵、象徵、吸引的一樣東西,希望這些設定更符合之後想發展的奇幻主題。
資料照片來源
http://blog.xuite.net/sousang/4blog/58986761-%E6%AD%A6%E7%95%8C%E5%81%A5%E8%A1%8C%E6%92%BF%E9%BE%8D%E7%B4%8B%E7%9F%B3

《土龍的孩子》、《龍紋石傳說》、《濁流精靈》、《螺溪物語》或《黑河童話》,一部關於本土奇幻精靈的大河原創故事。

前幾天利用暑假期間整理一下創作思緒,在想「海神三部曲」第二部長篇動畫故事的名字,由原本叫作《土龍》思考是否更改片名。這是一部關於捕鰻人、龍紋石與芒神仔的奇幻冒險題材,揉合改篇自濁水溪上、中、下游沿岸的神話傳說,將以自己童年的回憶、奶奶之間的思念為主題發展的童話精靈故事,也希望可以寫出承載了歷史、人與土地的生命之河。

其實幾年前最初發想時的原名為《濁水溪之子》,之後慢慢轉變成《鱸鰻》,故事如果有時間的話真的會不斷的修改下去,這時的劇本方向有很多發展的可能...這次想了幾個新片名《土龍的孩子》、《龍紋石傳說》、《濁流精靈》、《螺溪物語》或《黑河童話》等,真不知道到底要用那一個會比較好?還是等到比較釐清劇情主軸之後再決定好了。

資料照片來源
http://www.wikiwand.com/zh-tw/%E6%BF%81%E6%B0%B4%E6%B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