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0日 星期五

《千年女優》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


《千年女優》 找尋那消逝的童真,命運的鑰匙

                                                                                                                        /AMOS

    藤原千代子,一個為愛堅信的女演員,一生藉由在戲劇中的角色扮演,同時嘗試找尋真實人生中自我認同的奇女子。本片採用倒敘的手法,從一個影痴立花源也帶著攝影師去探訪開始,千代子翻開相本準備帶觀眾進入回憶隧道時,一句輕描淡寫的旁白:「我在關東大地震中出生,我和我的父親如同交棒一樣,在我來到這世界時他已經離開…」,這句話沒有太多加強語氣也沒有前後停頓,卻是導演在整部影片中埋的最深的一個伏筆,也是全片的關鍵。

    一個對父親沒有印象的女子,在建構父親形象與未來異性上少了一個基點,後來在與擦身而過的革命青年互相認識且互有好感,千代子保管了青年的鑰匙、以手指相勾約定、發現青年為她作的畫,是象徵著千代子浪漫愛情的符號印記,並埋下了思念與追尋的種子。千代子內心也似乎夾雜了三種情愫,一是對父親形象的模糊與思念,二是對這位帶有神秘感且有才華的異性的曖昧情愫,三是二人相遇的年齡正值千代子的學生時期,情竇初開,這三種因素混雜在一起,導致了這段追尋的合理性,也使千代子窮其一生捨命追尋親情、愛情及自我。

    看完之後心情十分的激動且澎湃且,回憶起童真時的愛情之所以令人著迷,或許就如同導演不讓我們看清楚鑰匙男的面容一樣,就因為越不清楚、越不明確的愛戀情愫,越容易引人跌入泥淖與深淵且不自知。影片中關鍵且精心設計絮語:「我一定要找到他!」、「不!我們約好了!」、「它能開啟最重要的東西」、「什麼是最重要的東西呢?」、「不!不要消失!不要再離開我!」,這些傳達出了戀愛中的戀人心情寫照,片尾最後的這句話:「或許我喜歡的,是不斷在愛情過程中追尋的自己!」是整片最重要也最關鍵的話,原來千代子追尋的愛情、自苦的愛情,都是影子。而時常出現在千代子眼底的老婆婆,其實就是千代子的心底原形,而青年只是理想的化身。

    本片使用仿記錄片式的拍攝手法,並又保有動畫的特性,隨著回憶的口述任意變換畫面穿梭時空,現身於所述及的年代、情境,是本片的一大特色,有時喜趣有時又沈重,演遍了日本歷史上,自戰國時代、幕府時代、大正時代、昭和時期、所有大時代的故事,並也涵蓋了日本電影所有的類型,包括古裝時代劇、戰爭諜報劇、戰後時代劇和科幻劇等不同劇種,日本千年的歷史片段就在這些真實與幻像交織中呼嘯而過,與千代子真實人生中的際遇巧妙的相互結合、既虛又實,塑造出一個氣勢雄偉、燦爛輝煌如史詩般的傳奇故事,是一部魔幻寫實之作。

   「千年女優」是部拍給成人看的動畫片,動畫以往是拍給孩子們看的東西,如宮崎駿的動畫藉由孩子的故事反映成人的腐朽、殘酷,及加諸孩童內心深處的恐懼,但不論是從影片本質或找尋愛情或歷史元素,成人似乎更需要動畫,來發酵起常常會失去的童真。忘了被鎖在哪的童真,如同千代子代為收藏的鑰匙,從此展開歸還與開啟之路。因為青年說過:「這把鑰匙很重要。」無形有形的鎖,正鎖住了我們的理想或童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